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何帆:照顾好自己的花园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健康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27

原标题:何帆:照顾好自己的花园

“世界精神太忙碌于现实,太驰骛于外界。而不遑回内心,转回自身,以徜徉自怡于自己原有的家园。”——黑格尔

2个多月前,那些被外界约定俗成的“成功标准”,仍是大多数人的目标,财富、荣誉、地位……催促着我们,一刻不停,竞相奔忙。突如其来的转折,仿佛为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往昔的追逐渐渐模糊,内心深处的声音却清晰起来。当生活慢慢复元,《第一财经》杂志携手雷克萨斯,希望与智者同行,在这个速度和变化主导的时代,专注那些能够持久给予我们温暖的情感与事物,常怀“慢”与“深”的品味,感受生活旅程的温度。

约定的时间快到时,西装革履的何帆戴着口罩,背着双肩包快步赶来。一身“在路上”的行色,颇符合这位惯于一线实地调研的经济学家的性情。

因为疫情,常年满世界跑的何帆,最近也放慢了脚步。宅在家中的时间,大多用作看书:从疫情研究的经典《免疫》、《瘟疫与人》、《大流感》,到经济史学名作《剧变》、《大转型》……

一年前,何帆出版的《变量: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风靡财经圈。而庚子年这场疫情带来的变局,足以令这位研究变化的专家悉心探究,费尽思量。上至国家兴衰,下至个人命运,总会经历种种突如其来的冲击。“有些人能够度过危机,有些人则从此一蹶不振。这背后都有一些共同的规律。最近看的比较多、想的比较多的是这方面的内容。”

大转型:速度和方向同样重要

2003年SARS疫情时,学界、投行大多看衰中国经济,时任社科院研究员的何帆发表了乐观的判断,并相信疫情会促使中国“从‘增长优先’,转变为更广泛的发展目标”。

这一次,何帆显得更谨慎。何帆判断,疫情的影响尚未结束,第二、第三波冲击也未可排除。“在非常规的情况之下,就需要有非常规的政策来托底,然后来保经济增长,保民生。”

为什么今天的挑战更加艰巨?除了新冠病毒的攻击性更强,体量已七倍于2003年的中

国经济,增速已不复当年,和世界的依存度也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而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全球化趋势的退潮。

“很多人还不愿意承认这样一个新的现实:全球化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何帆看来,全球化从来没有一路坦途,而往往受制于各经济体间的利益分配、民众情绪、国内政策等诸多因素。

“50年代、60年代被很多美国人视为黄金年代:受过高中教育的蓝领工人也可以买车买房,他们的收入和那些医生、律师差别不大,也能够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大学受教育。美国人觉得那是很开心的一个时候,但你想想为什么很开心,实际上是因为它并没有完全对外开放。”

而当资源开始全球配置,矛盾和风险也在持续累积,直至爆发动荡和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莫不是这样的剧本。

“这次新冠疫情,它其实也是跟全球化有关的。我们跨境流动的人口已经到了现在这个规模,这到底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还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商榷的。”

何帆很推崇匈牙利经济史学家波兰尼在《大转型》中的论断:变革的方向和变革的速度共同决定变革的收益。“全球化肯定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是有时候如果速度太快,就会带来很多问题。就像是你走的这条路是对的,但是车速太快,就很可能会出现交通事故。”

不论从经济的周期规律,或是从主要经济体的政策走向来看,全球化进程的刹车似乎已经被踩下。对于在经济高速增长和拥抱世界的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们,这样的改变并不那么容易适应。

“但是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适度的保护本国经济,可能也不是件坏事。”

暂停键:重新梳理人生的意义

去年开始,何帆计划每年基于实地调研写一本书,一直写30年,记录中国的变化。《变量: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是第一本。

今年的写作,何帆计划聚焦武汉。虽然尚未实地走访,但是已经通过邮件、微信等渠道收到了很多热心朋友提供的线索。

“我们过去都是宏大叙事,缺少一个视角,就是普通人的视角。普通人的视角其实是蛮复杂的,跟我们原来那种特别脸谱化的描写可能会不一样。”何帆一直在和各方朋友联系,寻找武汉的访谈对象:封城期间努力养家糊口的小商贩,从外地运去物资的货车司机、医护工作者、志愿者......“突然之间感觉每个人和疫区的同胞都有联系”,这是令他感动的体会。

何帆还特意询问了做心理咨询的朋友,如何理解和面对危机。首先是按下暂停键,重新梳理人生的意义。“过去很多人觉得工作、赚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经过这次疫情之后,他会突然发现,原来家人的健康更重要、生活更重要、亲情会更重要。所以,这是一个重新梳理你的人生意义的时候。”

当然,还需要将痛苦定格,接受已发生的事实;最后是重新书写记忆,让生活继续。

何帆喜欢加缪写的《鼠疫》,因为作者对人性的观察很特别,用不同的角度去描述灾难。“有的人就特别喜欢用受害者的角度去描写,然后有的人就希望从里头发现一些英雄。其实更多的,如果从普通人的角度去看,这是一个你如何能够度过危机,并且之后能够忘掉一部分痛苦的事情。”

武汉的普通人的生活,各自经历的故事,复杂的情感,彼此的矛盾……这些是何帆想要在新书中展现的角度。

“但是,如果我们放长远看的话,比如说放在三十年这样一个长的时段里,那仅仅去讲疫情是不够的。很多读者可能更关心的是你在收集了方方面面的信息之后,能不能够给我们一点参考性的建议,中国的社会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也是我每天在思考的一个主题。”

焦虑感:最安全又最不安的一代

在何帆看来,无数人习以为常的生活日常,将因为疫情而一去不返。

外向型企业的管理者会发现,无法再单靠海外市场,需要全力开拓本土和线上的销售渠道。

很多追求效率的公司习惯于将非核心业务外包,但是产业链的动荡将教会他们保留适度的冗余,在商业策略中要有“备胎”的思路。

当很多从前严丝合缝的工序都可以在线上完成的时候,曾经认为理所当然的管理方式,比如朝九晚五的打卡,瞬间变得过时。

同样,很多职场中的个体会发现,在疫情这样的外力冲击下,“一份工作可能是不行的”。很多人会考虑要有另一门手艺,另一个辅业,就像在大学里除了主修专业,最好再选一个辅修专业。

家长和老师也有反思:“原来以为学校是提供知识服务的重要场所,现在发现,学校更多是把这些‘小神兽’圈养起来,好让父母去上班,这恰恰是工业革命早期,学校出现时的社会功能。随着网课越来越多,质量越来越好,能不能在线上定制教育服务?选择最好的学校,是否是唯一的通路?教育真正的意义是什么,有没有更好的提供知识的方式?”

新增确诊、经济增速下滑、转型、活下去……每天面对飘忽不定的命题,不论是否身处疫区,很多人都难以摆脱焦虑感的困扰。

“无论是从科技水平、医疗水平,还是政府的效率、社会组织的成熟程度上来看,我们现在都是处于最安全的时期。但是,人的恐惧和焦虑的心理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

最焦虑的,恰恰可能是在过去30多年的经济繁荣期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已经得到很多,特别害怕失去,或者依然想要更多。“在我们这代人之前,是因为没法得到太多,但是我们后面的那一代人,可能生存对他们来讲已经不是压力了,可能会更加关心其他,比如艺术、人文。”

何帆坦言,经济学家并不能解决、也无法摆脱焦虑的问题。正如学习经济学并不能够保证不失业,但是可以让自己在排队领取失业救济金的时候,能够理解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如果我们要反思和社会的关系,和自身的关系,那么我们要去想一想,应该怎么用一种更平实的心态去看这些东西。”

怎样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何帆引用了伏尔泰在《老实人》结尾的一句话:“我们必须照顾自己的花园。”我们的身体、家庭、社区,都是我们的花园,只有照顾好自己的花园,才能在遇到更多风险的时候度过风险,过得更好,更有意义。

105237
本文标题:何帆:照顾好自己的花园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120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