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洞见 | 病树前头万木春——士尔、陈阳南之思想对话录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美容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28

原标题:洞见 | 病树前头万木春——士尔、陈阳南之思想对话录

大疫当前,举世震动,民心惶恐。在危机困惑之中,更多的有识之士梦中觉醒,痛定思痛,探讨未来如何构建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此特殊的历史时刻,“如火如荼在线”特邀深圳著名文化学者、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士尔,大健康思想先行者、深圳华昱机构创始人陈阳南进行对话,分享在疫期的所感所悟,希望借此为安顿人们的心灵提供一份有益的思考。

士尔 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 犹太文化研究专家 文化学者

陈阳南 深圳华昱机构董事局主席 中企思智库理事会名誉主席 大健康思想同行者联盟发起人

01比起新冠,人心的病毒更可怕

R 疫情发展至今,两位最关注的议题是什么?

陈阳南: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新冠疫情的发生不是偶然的。19世纪以来,工业文明无节制发展,人们误以为地球资源的利用可以永不枯竭。这次疫情已足够提醒,我们的欲望和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和破坏了自然界的平衡法则。人类如果不迅速从贪欲的迷途中惊醒,并悬崖勒马,痛改前非,大自然更多的报复将会接踵而至。

士尔: 的确,比起有形的新冠病毒,人的贪欲、人心的病毒更可怕。每当灾难发生,都是考验人性之时。

我曾在《两界书》系列中写道:“芸芸众生,无不行走在善与恶、喜与悲、灵与肉、生与死的两界之间。”疫情放大了人性善恶,生死问题贴身紧逼,这样的特殊时期,我们更需要行走两界的生命智慧:生命的长短与意义,归根结底在于人的修行,而不能企望外物的帮助。

广西巴马之华昱生物动力农场

R 人心的病毒?愿闻其详。

士尔: 我于20世纪90年代来到深圳,20多年来,亲眼见证了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和社会转型对人性与心智带来的剧烈影响和冲击。

一个完整的人是由肉身与灵魂两部分组成的,肉身的人要维持生命离不开健康的食物,灵魂的人要维持生命离不开健康的精神食粮。食品安全人命关天,这毋庸置疑;而精神食粮匮乏,或精神食粮污染霉变,则危害性更大——要么导致行尸走肉般的徒有躯壳,要么饥不择食求神拜鬼,甚至走火入魔失去人性理性。人心的病毒伤及的是整个民族和民族文化。

人的躯体需要房屋来挡风遮雨,古人有“安得广厦千万间”之盼,今人有“房奴”之叹。人的灵魂更需要栖息的居所,灵魂无居所犹如猛兽昼夜游走,危害甚于猛兽,可悲甚于房奴。

这些观察和思考触发了《两界书》的写作。《两界书》倡导“敬天地”“孝父母”“善他人”“守自己”“淡得失”“行道义”六大要义,展现出一条“天道立心,人道安身”的修为之道,力图在两界的行走中为人找寻精神食粮,构筑灵魂居所。

疫情期间,我读了陈阳南主席的思想随笔集《微不足道》,这些文字扎根大地、践行思悟,实乃修为大道,与《两界书》倡导的六大要义相互印证,灵犀相通。

陈阳南: 士尔教授学识广博,《两界书》以“世有两界”这一传统的哲学思想为主轴,用寓言体哲理故事讲述人类文明进程,探讨了人类生存中的基本问题,饱含终极关怀。

我注意到,士尔教授在对人类有代表性的儒、释、道、希伯来-犹太传统、希腊哲学等学说论析辩证的基础上,提出“六说不悖,皆有其悟”的论断,而不是非此即彼式的排斥性判断。这一点尤其值得称道。

非此即彼,交战数千年的唯心唯物之争正是落入了这样的陷阱,恰如盲人摸象,偏误偏执。

02 人有觉悟,方生敬畏之心

R 陈主席的意思是,唯心唯物之争可以休矣?

陈阳南: 大乘佛教真义可终结唯心唯物之争。从大乘教义的观点来看,唯心、唯物本是一回事,因为万物同体,共存共荣。

唯物主义者主张,看得见的物质是世界的本原,是第一性的,看不见的这部分,如意识、精神,是第二性的。

为什么有些可见、有些不可见?因为事物的本质皆是能量,能量的运动有快有慢。运动快的,还没有形成物体,你看不到,佛学称为“空”,老子曰“道”。运动慢的,已形成物体,你看得见,佛学叫做“色”,老子曰“器”。但事物的能量本质并无区别,所以《心经》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从认识事物方法而言是阶段分别,从本位来看,它完全是一回事。

科学家研究,看不见的暗能量、暗物质,如精神、意识等,这些“空”的部分,大概占了宇宙空间的千分之九百九十五,占比极大,而看得见的物质,大概只占宇宙空间的千分之五。可想而知,人类对宇宙人生的认知是何其渺小。

能看见的都是末端的东西,始端的东西凡人看不到。因此,当你把金钱、财富当成宝了,你追求的便是末端,受制于有形。有形是有限的、短暂的,无形是无限的、永久的,积功累德才是真正的福报。

一个人的智慧维度越高,能看到的无形的东西就越多,越有可能超脱世俗烦恼,比如说,凡人面对生老病死,惶恐不安,而真正拥有生命智慧的人,却能不忧不惧,泰然处之。

士尔: 思想史上不同流派对世界本原作出了不同的认知。在古希腊,泰勒斯认为水为万物之原,第欧根尼认为气是万物本原,赫拉克利特认为火是万物本原,恩培多科勒主张水、火、气、土四元素同为万物之原,德谟克利特认为原子和虚空是万物本原,巴门尼德把“情欲”作为万物的原理,毕达哥拉斯把数作为万物的本原;古印度法经要籍《摩奴法典》认为是地、水、火、风、空五元素与感觉相结合,形成的六大微粒创生了一切物类;而犹太-基督教则认为是上帝通过其言辞(上帝之道)创造了世界。《道德经》把道作为万物本原,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恃之而生”;《易·系辞》强调“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

应该说,在世界的本质上,道与物、形上与形下是密不可分的,两者是“对辅”“对成”的辩证关系,我在即将完成的《界义论》中称其为辅成律。现有科学对世界的认知还十分有限,不能搞科学迷信,科学的本质是一个求是的过程,既有理论具有阶段性、探索性,需要不断更新,科学精神与迷信科学正好是相互抵牾的。

四季轮换、昼夜更替、日月轮转,浩瀚宇宙苍茫无垠,但充满了韵律和秩序,这背后一定有原因。人在大千世界面前渺小至极,但人有一定的灵性,不应麻木不仁,需要悟觉和敬畏,否则就与一般动物没有区别了。

《两界书》讲人“心无敬畏,胆大妄为”,讲“天下众生,自大为源,心争为根,物争为本,舍命求多”,这是当下世界的一个大问题。这次新冠疫情已给全世界带来沉重打击,未来尚有极大不确定性和未可预知的关联影响,从历史哲学角度看根子还是天地人的关系出了问题,人类要真诚反思,反思哪些方面走得太偏了,领悟自然对人类的纠偏匡正。

R 刚才陈主席谈到智者面对疾病或死亡,不忧不惧。这样的境界让人心生羡慕,如何才能达到呢?

陈阳南: 大乘教义里根本没有“死”这个说法,它讲究的是“不厌生死,不乐涅槃”,也就是出离“我执”和五蕴生死,人也就不会贪生怕死了。生灭只是一个因缘,“灭”不是死,只是换了形态。一生一灭,今生我做人,功德到位,下辈子做神仙,换一个形态而已。这不是宗教迷信,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命科学。

怎样才能达到不厌生死的境界?大乘教义说,要行善积德,修心养性,提升智慧,从肉眼进化到开天眼、开法眼。

释迦牟尼说,人人皆可成佛,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大光明,只是给贪嗔痴这些客尘烦恼(包括知识概念)障蔽了。当以布施、修善业除去这些障蔽。不问结果,按照你的初心去修善业,利他为愿,与人为善,你的思想自然就广阔了,智慧、维度自然就提升了。

应该说大多数人都想弃恶扬善,做个好人,但为什么达不到开悟的结果呢?回答这个问题很复杂,但其中起本质作用的是因果关系。比如说,很多人因为相信因果关系,才不至于去偷去骗去抢,但他们往往把这种关系看成是短暂的、或说是现世,顶多是做到独善其身。而真正有觉悟的人,把因果关系放长扩大,坚信“三世因果,六道轮回”,饿死也不偷不骗不抢。甚至创造条件行善布施积德,实现“兼济天下”的愿望。

三世因果,好比人的灵魂有一个芯片,你生生世世所做的事情都会记录在案。由此循环反复,无始无终,世间万事万物均是这种因果循环的结果。

士尔: 人如果没有了精神信仰,也就失去了为人之根本、做人之灵魂。有精神信仰才会有心的主人,才会有心灯指路,才不致蒙昧迷失,才会到达澄明之境。人心澄明,犹如登高望远,众山皆小,生死一如。

03疫情之后,“回归”或成世界潮流

R 两位讲的是关于生命的大学问。士尔教授在《两界书》导读里谈到,当下物质技术空前发展,但人类精神向前的步伐大大滞后了,以致物奴现象严重,拜物主义猖獗。如果我们想有所改变,该从何入手?

士尔: 物质的现代化只是表层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才是本质的现代化。当然人的现代化也是最难的。当前各类教育的功利化倾向、游戏化现象、与生命和世界脱节的现象等等,还存有不少问题和弊端。

人为万物灵长,须身心合一,依天道而生。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唤醒人性中的爱和善,遏制人性中的恶和卑劣。当前亟需强化人文精神教育,以文化人,以中华文化精髓为核心,融汇东西方文化优质要素和全人类的智慧,把下一代培养成有生命自觉的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能服务社会的人。

华昱从修建高速路起步,高速路为经济建设、服务市民做出了看得见摸得着的贡献。陈主席倡导大健康理念,已经将健康上升到精神境界。未来的华昱若能从修“土路”转型升级为修“心路”,那将功德无量。现在,人的“心路”堵塞得厉害,不是上下班高峰时刻塞,而是随时随地塞。心路不畅,哪有生命健康?心路不畅,哪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谐?心路不畅,又怎么能领悟自然,天人合一从何而谈?

陈阳南: 完全认同士尔教授的观点。我所觉悟的“百善孝为先,百孝教为先,百教土为先”大健康思想观念,便是强调教育的效用。待时机成熟,华昱机构将在深圳创建大健康教育城,希冀为修筑“心路”贡献力量。

R 倾巢之下无完卵,疫情冲击没有幸免者,印度学者阿兰达蒂·罗伊近日撰文提醒世人:不要渴望回到“正常”,没有什么比回到“正常”更糟糕的了,我们需要把这场瘟疫看作一个传送门,从这里开始想象和抵达一个新的世界。两位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士尔: 从历史上看,大瘟疫是世界变动的重要根源,它将迫使人类与过去决裂。面对这场大灾难,我们必须做出改变,告别人类现有的傲慢、仇恨、贪婪,洞察世界进程中的偶然性与必然性,汲取全人类的智慧,以命运共同体的姿态携手前行,才能应对挑战,才可望抵达一个新世界。

陈阳南: 孔子曰,“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必须承认,当下之困境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病毒是对现有文明秩序的反叛,它要对付的是整个地球而不再是区域性的孤立的局部。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后疫情时代,人类社会将逐渐上升至生态文明的维度。经此一疫,痛定思痛,世界社会秩序和人类生活方式将发生根本的改变,人类会更加认识到顺护自然、安顿心灵的重要。回归家庭、回归自然、回归本真将成为人们的主流价值。

来源: “如火如荼在线”微信公众号

图:夕闻摄于广西巴马之华昱德米特农场

主编:朝吾

执行主编:汪小玲

文字编辑:夕闻

视觉编辑:唐付新

064732
本文标题:洞见 | 病树前头万木春——士尔、陈阳南之思想对话录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120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