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山海经广告已经形成了新的宇宙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结婚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28

原标题:山海经广告已经形成了新的宇宙

只要你在2018年上过网,那你肯定看到过这样的“鲲系”广告:

它们打着“山海经异兽”“开局一条鲲” 的旗号,曾在两年前四处横行,又处处开花,不断迭代,诞生出无数形态。

但在两年之后,鲲不行了,它已不再是山海经广告的宠儿。

如今你在B站等视频网站上搜索“山海经广告”,看到的将是黑猪抬棺:

是开局一颗异兽蛋,生出来只憨憨猫:

是连载百话有余的山海经连续剧,其中播放量较高的已有几十多万。

这批广告与时俱进,紧跟热点,且有稳定的观众群体。可以说,山海经广告,已然进入了“后鲲时代”。

有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是,虽然山海经广告以鲲成名,但我们最熟悉的鲲出自《庄子》,而《庄子》又引自《列子》,总之和《山海经》直接关系不大。

但山海经广告,本就不是来讲来源的。在后鲲时代,传统的异兽摇身一变,奇怪的生物就增加了。

如今,山海经广告主题已变得过于繁杂,难以一概而论。但它能变得如此受欢迎,也绝非毫无理由。因为这批广告已经筑成一套独有的世界观,我在这里暂称之为“山海经宇宙”。

其中最常见的广告形式,莫过于“转世派”。这类广告以“第一世,投胎为X,经历如何,最终陨落”开场,经历多世,最终吞噬进化,唯我独尊。

为便于理解,在此先放出山海经宇宙系列中的一集,供各位大致感受下氛围:

rame allowfullscreen="" src="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width=500&height=375&auto=0&vid=z0957uzuq96">rame>

这正是如今山海经广告的大致走向:“我”在山海经世界中降临,却永远无法安心成长,遭遇一系列事变,但却越变越强,最后得出结论:“山海经,真是一个xxxx的世界啊!”

这个作为形容词的“xxxx”,可以是“吃货横行”,也可以是“蛮荒无比”,会随着该集中的剧情走向而变动,但大多突出的是“残酷”和“竞争”,这也是山海经宇宙的最大特征。

再比如在山海经宇宙的这一部作品中,重生为“嫩牛五方”的我就与一只蚊子打得不死不休,最终惨遭落败。

rame allowfullscreen="" src="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width=500&height=375&auto=0&vid=w0957bj9404">rame>

在这新一轮的广告洗礼下,你现在去各类视频网站上搜索“山海经”,排名最高的联想关键词甚至不是游戏,而是“山海经广告”。

虽说斗争永远是山海经广告中的主旋律,但与此同时,山海经宇宙并没有固步自封,而是仍然在随时吸收外界的最新讯息,来填补自己的世界观,不断加入这专业抬棺团队、Mur猫、熊猫头等全新“异兽”。

尽管看起来荒谬不堪,但这同样也是山海经宇宙的又一个特征:在山海经宇宙里,剧情永远跌宕起伏,难以预料。没有永恒的强者,只有不断的进化。

当我们回想鲲系广告的进化史,其实也是如此。

最早期的山海经广告还没自成体系,往往是一只大鲲在表演大鱼吃小鱼。

随后因鲲系广告初见成效,最原始的鲲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视觉需求,随之而来的是鲲自身的进化,老版鲲开始被“雪藏”。

之后的演变就不再限于鲲的自身,而是开始注重“吞噬”这一部分,强调鲲的进化无穷无尽,甚至开始被其他异兽吞噬。曾经叱咤风云的鲲,也成了其他“异兽”的垫脚石。

而这,也是如今鲲在山海经广告里的真实地位。

潮起潮落,异兽辈出,不免令人产生一个疑问,《山海经》究竟是为何从一本古书,成为了如今游戏广告里的样子?

许多玩家在游戏中第一次见到《山海经》的影子,或许是在《仙剑奇侠传》初代之中,那时就出现了以刑天为原型的怪物,以双乳为眼,肚脐为口。

早期游戏对《山海经》的沿用大致如此:取其基础概念,作为游戏素材之一。且不止是怪物设定,《古剑奇谭》中,如“巫咸国”等多处地理设定也以《山海经》作为灵感。

这些国产单机游戏对《山海经》的考究相对忠实。国内玩家耳濡目染,愈发对游戏中出现的烛九阴、九尾狐、饕餮、穷奇、天狗、狰产生了更多认知与兴趣,因为这些生物本就迷人。

于是,当进入网游时代,它们就成为各种游戏的广告素材,《山海经》中有各种珍禽异兽,又与许多早期网游玩家的审美呼应,因为珍禽就有翅膀,异兽则可以当坐骑,而翅膀与坐骑是不少网游的灵魂,广告抓住了这种所谓“人人都想拥有”的心理。

可中国各朝各代的志怪书籍有很多,仅魏晋南北朝时期,就有《搜神记》《夷坚志》《列异传》《冥祥记》《幽明录》等一大堆,又为什么是《山海经》成了游戏行业的素材宝库?

相对知名的志怪书籍,部分为托名之作

首先《山海经》年代更久远,成书较早,后世志怪书籍多受其影响,为鼻祖级别,知名度属于最高一档;其次,《山海经》记载的妖怪、野兽,数量众多,又的确千奇百怪。

更关键的是,《山海经》本就有图,堪称古代的美术设定集。有图,这就是一个视觉广告的基石。

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配上图就有很大视觉冲击力,别说对古人,对现代人而言也是奇哉怪哉。

并且,《山海经》很有可能是先有图,后成文,有学者称之为“缘图以为文”的述图之作。只不过古图已亡佚不存,现今所能见到的最早山海经图本,已是明朝本。

也就是说,我们所见的《山海经》大概率是先有图、后成文、再画图的套娃本,误传几率很大。

中国古代九尾狐演变过程,左下为现今最早山海经图本版

因此古人所见“九尾狐”,最早未必画的就是九尾,但记在《山海经》上,才成了“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

以这种思路来看,某只因视觉差闻名的猫猫,完全可以形容为:

有兽焉,虎首人身,蛇尾豹文,目炯炯露凶光,啼嘤嘤似婴儿,双足长肘,几不见腰。

说的谁?其实是它。

而今奇怪的猫猫在网上有多火,《山海经》的视觉冲击力就有多大。

在《阿长与〈山海经〉》一文里,鲁迅里真的说过,他对有图的《山海经》念念不忘,连保姆长妈妈都知道了。等长妈妈找机会给他买了一本,简直像是“遇着霹雳,浑身震悚”,可见《山海经》配图的魅力。

然而,《山海经》虽然知名,人们对它的内容认知却没有那么高。除去学术领域,《山海经》较少出现在大众领域,反而是游戏行业,可能已成为距离《山海经》最近的行业。

不过,由于大众认知不高,这一题材的游戏仍相对少见,反而是相关广告异常之多。因为《山海经》区别于西游、三国,有更多未知生物,充满神秘色彩,名气却又大于《搜神记》等志怪书籍,好比一个闪闪发光的宝盒,吸引着人的好奇心去打开。

当年《宝可梦Go》最火的时候,国内有人做了个《山海经Go》,吸引了很多眼球,可见人们对于山海经妖怪有着持久的好奇心

吸引玩家点进去,这正是早期此类广告需要的效果。

可就在前两年,鲲的爆红,令《山海经》广告出现转折。与鲲同期的,还有各种页游游的明星代言人广告,两者都呈燎原之势,成了网上的现象级话题。

这让市场发现了一种新的可能,看到了梗的社交传播力。所以现如今,鲲变成了憨憨猫,变成了黑人抬棺,一切梗都顺势而来,今后也必将有梗不断融入。就像广告里说的那样,第一世,投胎为鲲,而后二世、三世没有穷尽。

但非常遗憾的是,无论素材再怎样变化,依然都只是噱头。玩家点开之后可以发现,里面的游戏往往与《山海经》无关。

另外一点始终不变的就是,人们对《山海经》游戏一直有呼声。“山海经这么好的题材,为什么没有游戏?”这个问题从许多年前问到现在。可见玩家对《山海经》是感兴趣的,只是相对来说缺乏好的作品,去满足大家的需求,结果需求反而被释放到了广告上。

这让再多的鲲系广告、再大的山海经宇宙,都成了无本之木。

但也并非所有的游戏,都和这些广告一样,不注重《山海经》这一重要来源。比如将于4月29日开启全平台公测的《山海镜花》,这是一款真正以《山海经》为蓝本的东方幻想题材游戏。

rame allowfullscreen="" src="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width=500&height=375&auto=0&vid=m0950vvzzdw">rame>

不可否认的是,《山海经》文言原著对现代玩家来说,的确生涩难懂。因此,《山海镜花》选择从新的角度演绎精卫填海、夸父追日等中国经典神话。游戏描绘描绘的大荒世界也不同于寻常,是一个科技与巫术融合、人神妖并存的奇幻世界。

那些神话中的经典角色,也将在《山海镜花》中基于原著和现代审美进行二次创作。比如毕方一角,在《山海经》中记载是一种鸟, 只有一条腿,代表着大火之兆 。由于自带残缺,如要将其拟人化,就面临如何恰当处理的问题。

出于审美的考虑,《山海镜花》为毕方设计了具有一定现代感的义肢(见下图)。同时,毕方也被保留了象征火焰的红色主色调,以及鸟类羽毛等装饰性元素。这些设计都有据可循,而非多此一举。

《山海镜花》中的毕方

而玩家将扮演的主角,“龙之十子”黄龙,也是对“龙生九子”神话进行二次创作的角色。黄龙将会乘坐富于想象力的蜥蜴列车,在冒险中与白泽、共工、祝融、羿、夸父等“镜灵”相遇结缘。而这些镜灵也将是游戏回合制战斗的核心,玩家可搭配镜灵阵容,挑战PvE副本,或与其他玩家PvP竞技。

《山海镜花》也集结了苍月白龙、

123626
本文标题:山海经广告已经形成了新的宇宙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120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