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柳 .18. 不测之遇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养生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3-15

原标题:阿柳 .18. 不测之遇

阿柳、阿滔相会于大门岛并结婚。阿滔重操旧业开理发店,阿柳当助手。闲时,她就到自家后门三分地,种些瓜果蔬菜花草,把自家后院,调理得像个美丽小花园。

阿滔从马来西亚带来的儿子也结婚,生个女儿,已有三岁。阿柳常和宝宝玩耍逗乐,开心得像个孩童,尽享天伦之乐。

“吃饭了。”阿柳张罗了一桌菜。用大柴火烧地瓜饭,有鸡蛋炒韭菜、煎带鱼、紫菜虾皮汤几个家常小菜。她从腰间解下围裙,抱起孙女,一家子围成一桌用餐。

村里广播喇叭又像平常一样。中午时段,播放新闻和歌曲。忽然音乐停止,一个男人在喊话:

“通知,各位社员干部,今天下午召开大会,批斗阿柳、阿滔!”

阿柳和阿滔面面相觑。她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洞头解放都七八年了,自己一直安分守己、与世无争。我犯什么错误,要批斗?

约莫半个小时,街头吵吵闹闹地走来一群十七八岁小青年,冲进理发店,把阿柳、阿滔押起来。阿滔儿子要劝架,被几个人打了几拳,倒在地上。

小青年把阿柳、阿滔押到学校操场。跪在那里,低头认罪。众人喊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阿柳xx!打倒阿滔xx!”

第二天又来一拨人,几个妇女拿剪刀,对阿柳的满头秀发动手就剪;又撕破衣服,把鞋子脱掉,挂在胸前。押着阿柳,沿大门镇黄大岙兰湖洞街道游行。

阿滔混在游行队伍中,生怕别人认出,扣个破草帽,头压得低低。待游街结束,他立即背起阿柳回家。

阿滔去厨房烧一锅热水,用木桶装着,提到简易的卫生间。阿柳心身疲惫,气若游丝地瘫坐在凳子上。

阿滔捧起阿柳的双脚,不看则已,一看眼泪早已流出。只见足底血迹斑斑,血肉模糊。

阿柳说:“阿滔,我平生是做啥孽障,该遭如此报应!他们把我当成什么?奇耻大辱啊!我死了算了,一死以谢天下!”

“你不要这么想,这种日子,早晚会过去。” 阿滔用毛巾轻轻擦去阿柳脚底的脏物;有刺扎进肉里,他小心地用针挑出;每挑一下,阿柳就吱一声,并颤抖着把脚抽回,样子很痛苦。

“受不了,天哪!”阿柳抱住阿滔,双肩抽搐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别哭,我们会度过难关!你先上床休息,我到山上采草药,给你的脚熬药包扎。”

“阿滔,谢谢你!”阿柳用手捂着嘴,咳嗽一声。缓缓地,“我昨晚做一个梦,梦见在洞头宫口,和你在海里游泳。一个浪头打来,我却看不见你,找不到你,把我吓醒了。”她停顿片刻,接着说,“我想回洞头宫口。大门我不想住了,再住下来,他们会把我整死。我怀念在宫口的日子,褚银伯、美玉、叶逢青等人,当年在我最困难、最艰苦的时候帮助我,他们是大好人啊!”

“好,就依你说的办!”阿滔说,“天地宽宽,总有我们一足之地,我们就去洞头宫口。等你过几天把脚伤治好,我们就动身。”

几天后,来三个人。内有一人,阿柳认识,他叫刘蒙。个子中等,精瘦,造反派头子。以前,他是一个小混混,没有职业,有活干几天,没活就去偷鸡摸狗什么的。家里几兄弟,横行乡里。

阿柳被押到村边一个旧基督教堂,关进一间低矮破旧的小平房。一张旧木床,一把椅子;床头有个本子和一支铅笔。

刘蒙示意阿柳坐在椅子上,自己则坐在床沿。他说:“阿柳啊,我知道你很有文化,又聪明,人长得也漂亮,都近五十了,看起来才不到三十几岁。”

阿柳默不作声,她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刘蒙说:“这几天,你就住在这儿,好好检讨、写材料,把你从十岁开始,再到和日本鬼子的肮脏丑恶勾当,统统写出来!”

“前几天,我都向你们坦白交代,真的没啥写了!”阿柳说。

“实话告诉你吧,你是县里重点打击对象,已定性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可能要劳改判刑四年以上。不过——” 他故意拉长腔调,“如果表现好,我可以帮你。”

阿柳仍然低头不语,脑袋瓜乱如一团麻。她想,判处反革命分子?都近五十的人,一个农村妇女还反革命,跟谁去反啊?革谁的命啊?自出娘胎,可没受过这般苦,这般非人遭遇。

刘蒙绕到她身后,双手搭住肩,俯耳低声地:“我听说你身上有一种香味,果真如此。”他夸张地做了一个深呼吸,色眯眯地盯着阿柳脖子下那白皙的皮肤。“只要你对我好,我就帮你说情,帮你写材料,帮你快点回家。”

阿柳闭着眼睛,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她痛苦、她无助、她绝望。

刘蒙的手开始从她肩上往下滑,解开衣领扣子……猛地,阿柳幡然醒悟,内心产生了一股厌恶感和反抗力。她一把拔开刘蒙的双手,气愤地:“你不要乱来!”

“你要我帮你,也要付出代价.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你跟你姐妹去舒服吧!”

“你猜中了,我和妹妹玩过,你知道?”他说这句是实话。她妹怀孕,其母问她:男朋友是谁?答:是哥。

刘蒙见被揭底,恼羞成怒,谩骂道:“臭鸡婆,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说你美,你就去站门口场(备注1)。老子现在就要玩你,你又怎么样?”

“你流氓痞子,我告你强奸妇女!”

“哈哈哈!”他干笑一声,说,“这里就你我两人,谁看到?谁作证?”刘蒙欲把阿柳的裤子扒下来,阿柳手脚乱踹乱踢、大喊大叫。

有人牵牛路过门口,刘蒙只好作罢,不敢太造次,但也不甘心。奋力几巴掌,抽得阿柳双眼冒金星。

他说:“你就等着天天游街批斗吧!”一甩房门,锁上,又丢下一句:“晚上,我再来找你算账!你等着瞧吧!”就走了。

房里只剩阿柳一人,她羞辱难当,无脸见人;如此被人侮辱、被人欺负,不如一死了之,省得日后再受折磨。

“晚上再来找我算账?放屁流氓!你发疯,你祖奶(备注2),现在就死给你看!” 阿柳匆忙整好衣服,用力推门,门被反锁了。她抓起椅子,猛力摔砸。

响声引来守卫,骂道:“你想死了,砸门干什么!”

阿柳说:“我尿急,请小哥行行好,开门。”

门卫小哥,看她愁着脸,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就把门打开。

阿柳向门卫点点头,以表谢意。走进不远处的树林里,见门卫回避,就抄小路跑了。

(备注1:说你美,你就去站门口场:闽南话,意思为夸你漂亮,你就自以为是站在门口显耀。)

(备注2)你祖妈:闽南语,意指骂娘的意思。也可理解本奶奶的意思。)

130113
本文标题:阿柳 .18. 不测之遇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79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