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低眉垂睫的美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时尚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3-17

原标题:唤醒低眉垂睫的美

  钟芳

著名作家蒋勋近年来以理性感性兼具、深入浅出的“美学”阐述风靡海峡两岸。他的魅力不仅在于他的从容和自适,更在于他深谙在平实的生活中发现大美。蒋勋新书《此时众生》(湖南文艺出版社),把感官所及的风景,从西画、国画的表现方法,予以解析和比较。从肉眼到观象,到心眼体物,一支文笔有如画笔,将读者逐渐导入哲理的美学境界,从美中获得情感与力量。

该书是一本非常精巧的书,共收录蒋勋的五十篇散文,每篇约在千二百字左右,从某年的五月开始,止于次年五月,时间跨度正好一年,横亘二十四节气,是作者行走城市边缘,有感于物候、岁时、历史、过往记忆时留驻于笔端的一曲四时歌。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在每个当令节气,作者观察、体会自然的细微改变,记录下这些晨昏光影、花香叶色、林风潮响、虫鸣蛙声。从这些平实的语言中,我们可以再现珍贵的记忆,在四季流转中发现生命之美,在自然万物里看见自己与众生。

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人对于时间的修辞艺术,几千年来影响着千家万户的衣食住行。与一般的春夏秋冬季节的变迁排列不同,《此时众生》这本书从夏日的“桐花”开始,而至秋时的“叶子”,再到冬季的“时差”,最后是春日的“众生”。蒋勋以《桐花》《新桥》,到《回声》《肉身》,到《吾庐》《史记》五十篇周记娓娓道来四时变化的自然与人事,这些篇章随兴所至舒展开来,分开来读是独立的散文,缀连起来却又是绵延贯串的。

庄子说过:“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美虽不言,却借由蒋勋先生的《此时众生》流淌出来,渗透到我们的心灵之中。开篇“小满”,写《桐花》:“铺满一地,像雪,远远看去,一片山都白了”;《月桃》篇中,“沿着落满桐花的小径走”。到“夏至”,写《相思》忆及过往的爱景:“我记得白色桐花如雪,陆续醉落。我记得月桃浓腻的气味,招蜂引蝶。”时已变迁,景仍蔓延,演绎成动人故事,让人流连不已。50篇文章,就这样柔柔美美地铺展开来,饱含诗情画意,犹如涓涓细流,流淌在人的心田。

《此时众生》中,最后一篇《雪——纪念母亲》格外不同,写雪,记忆也飘在雪里:“雪继续下,脚印慢慢被新雪覆盖,什么也看不出了。我靠在轮椅旁,指给母亲看繁花一样的雪漫天飞扬。入夜以后,雪还在落,我扶母亲上床睡了。我独自靠在窗边看雪。客厅的灯都熄了,只有母亲卧室床头一点幽微遥远的光,反映在玻璃上。室外因此显得很亮,白花花、澄净的雪,好像明亮的月光。远处,街角也有灯一盏,照着雪景。白,到了是空白。白,就仿佛不再是色彩,不再是实体的存在。白,变成一种心境,一种看尽繁华之后生命终极的领悟。远远听到母亲熟睡时缓慢悠长的鼻息,像一片一片雪花,轻轻沉落到地上。”这是一篇很用心的文章,是蒋勋为母亲献上的祭文。借助雪,蒋勋对母亲和人生的感悟显得深刻而宽广。《此时众生》遂成为他送给母亲最具深意的礼物。他,“想记忆生活里每一片时光、每一片色彩、每一段声音、每种细微不可察觉的气味。想把它们一一折叠起来,一一收存在记忆的角落。”

蒋勋就是这样为我们打开一个窗口,再打开一个窗口,告诉我们,美的基础,是一种对生命的爱。美,其实是回来做自己。所有生活的美学旨在抵抗一个字——忙。忙就是心灵死亡,不要再忙了——你就开始有生活美学。正如台湾著名作家张晓风所言,“蒋勋善于把低眉垂睫的美唤醒,让我们看见精灿灼人的明眸。善于把沉哑喑灭的美唤醒,让我们听到恍如莺啼翠柳的华丽歌声。”

作者:钟芳

135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