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绿皮书》,想跟你聊聊历史上真实的美式炸鸡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恋爱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3-17

原标题:看完《绿皮书》,想跟你聊聊历史上真实的美式炸鸡

看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很多人都喜欢那段吃炸鸡的场景——

富裕的黑人钢琴家Donald Shirley,雇佣了贫穷的白人司机Tony Lip,开车去美国南部巡演。

旅途中,两人卸下心防的第一步,就是Tony买来炸鸡全家桶,盛情邀请从未吃过炸鸡的Donald尝尝:

Donald傲娇地声明,黑人“并不都爱吃同样的食物”,但最终还是翘着兰花指接过鸡肉,学着跟Tony一样,咬下金黄爽利的脆皮。

嗯,大部分人都看得很开心,除了Donald Shirley原型人物在现实中的家人。

《绿皮书》上映后,他们公开指责这部电影“充斥着谎言”。“Donald Shirley此前一定吃过炸鸡。”他们说,“他不需要一个白人去怂恿他吃炸鸡。”

为什么炸鸡被视作“黑人的食物”?

为什么他们对炸鸡如此“玻璃心”?

我们今天不评价《绿皮书》这部电影,只想从不一样的角度,聊聊历史上真实的黑人与炸鸡。

炸鸡与美国的渊源,始自17世纪。

殖民者在这片土地上开辟了种植园,生产高利润的烟草、棉花和谷物。与此同时,奴隶贸易者在非洲大肆“捕捉”黑人,源源不断运往美洲,为种植园提供廉价劳动力。

有人统计过奴隶贸易造成黑人死亡的比例:每一个黑人活着到达目的地,都有五个黑人因为受虐、疾病、自杀反抗等原因死去。

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殖民者们把所有黑人和他们的后代,都降为终身奴隶,成为庄园主可以任意处置的私有财产。

黑人日夜劳作,靠马铃薯和玉米面包果腹,偶尔能吃上白人丢弃的边角料:内脏、鸡脖子、猪耳、猪蹄。

庄园主为了节省伙食费,还“慷慨”允许黑人在屋后种一些蔬菜。来自非洲的羽衣甘蓝、黑眼豆、西瓜等等,就在这里落地生根,成为黑人的“标志”。

在这些小小菜园里,黑人唯一能饲养的动物,是鸡。

在所有肉类中,鸡的成本最便宜,不像猪、牛那样占用庄园主太多土地。黑人出去劳作时,鸡可以自己觅食,也比较省时省力。

但就算是这样廉价的肉类,黑人也不能经常享用。他们会把鸡和鸡蛋拿去交换其它物资,或是为自己攒一点赎身钱。

只有在节日里,黑人才会动用非洲故乡最常见的烹饪方法:油炸,用手边仅有的原料,为家人做一道大餐。

用辣椒粉等调料给鸡肉调味,裹上面粉,放进油锅里炸得酥脆——这,就是最早的美式炸鸡。

图:Ugly Delicious

此时,炸鸡这种食物本身并没有什么负面含义,人人都爱吃。在18世纪,黑人厨师就会为庄园主烹饪炸鸡,偶尔也会做一些,卖给路过的白人。

为客人提供炸鸡,更是黑人表达尊敬和喜爱的方式。在南北战争时期,热情的南方黑人就向他们心目中的“救世主”北方联邦军,投喂过不计其数的炸鸡。

图:Ugly Delicious

但南北战争结束,奴隶制被废除之后,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南方白人眼看着自己的奴隶都被解放,种植园失去劳动力而无法运转,自然咬牙切齿,把黑人恨到了骨子里。

奴役不再合法,恶意就要另寻出口。

战后,被解放的黑人仍然贫穷,不少人依然要从事底层工作养活自己。白人对黑人的污蔑和贬损,借此达到赤裸裸的地步——

黑人在地里种西瓜,作为劳动时补充水分的来源。白人就画出黑人小孩啃西瓜的模样,配上打油诗大肆嘲讽:

乔治·华盛顿①·西瓜·哥伦布②·布朗③

我是小小黑人黑如煤炭

吃西瓜的样子让猪都觉得难堪

西瓜就是我的中间名

【注】①乔治·华盛顿:美国12位曾是奴隶主的总统中,唯一一个释放手下所有黑人的总统。

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美洲黑奴贸易随之开启。

③约翰·布朗:白人,1859年发动武装起义要求废除奴隶制,并因此牺牲。

南北战争后黑人被允许拥有自己的姓,许多黑人会使用白人奴隶主或是美国伟人的姓氏,此处堆砌这些姓氏有反讽意味。

黑人在节假日吃炸鸡,白人就将炸鸡贬为粗鲁的食物。1882年,《纽约时报》刊出一篇文章,论述黑人与鸡的密切关联:

“黑人和鸡拥有很多相同的爱好:他们都喜欢暖色调,都会在不合时宜的时段放声歌唱,都会一直不停地吃东西,而且份量毫无节制。”

引自Adrian Miller著作 Soul Food: The Surprising Story of an American Cuisine, One Plate at a Time, P58

一张嘲笑黑人与鸡的明信片

白人演员还会把脸涂黑,在电影中扮演黑人,在议会上脱鞋翘脚,大啃炸鸡:

1915年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

主旨是描绘3K党,鼓吹白人至上

1920年代,南方出现了一家取悦白人的炸鸡连锁店Coon Chicken Inn。海报中的黑人形象宛如小丑:黑皮肤,厚嘴唇,带着邪恶的眼神。

餐厅甚至把门面做成黑人头颅,所有顾客都要从他口中穿过:

白人致力于将黑人塑造为软弱、愚蠢、粗俗、懒惰的群体。在反复的嘲讽和渲染中,炸鸡、西瓜、玉米面包等“灵魂食物”(南方黑人传统饮食),也和这些负面词汇捆绑在了一起。

1997年,泰格·伍兹(Tiger Woods)参加美国大师赛时,往届冠军福兹·佐勒尔(Fuzzy Zoeller)在采访中“夸奖”伍兹:

“他打得很棒,让人印象深刻。……你知道他待会过来的时候你们该干什么吗?拍拍他的背祝贺他,告诉他明年不用再给人送炸鸡,或者羽衣甘蓝之类的鬼东西啦。

就这样,不必骂脏话,甚至不需要动用“黑”这个字,一提“炸鸡”,叱咤球场的老虎伍兹,就被白人轻松归类为地位低下的粗鲁黑人。

十几年过去,又有人采访西班牙球员加西亚(Sergio Garcia),问他是否会邀请伍兹一起吃晚饭。加西亚回答:

“我们每晚都会邀请他来,请他吃炸鸡。”

这是在2013年,距离南北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148年。

更可怕的是,刻板印象所刺伤的,并不仅仅是黑人。

当种族主义者把食物作为攻击的武器,普通人的无心之举也会被曲解为恶意。

美国一名消防员入职时,带上了一只西瓜作为礼物。但消防队里大半数同事都是黑人,送西瓜的行为被视为种族歧视,消防员小哥立即被解雇。

前几年,北京的几位大学生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OFC炸鸡,把肯德基老爷爷的形象替换成黑人总统奥巴马。

图:京华时报

国内媒体大多将其作为搞笑新闻来报导,但很少有人知道,消息传到美国后,维基百科的“炸鸡”词条,把这个新闻收入了“种族歧视”一节

反歧视滑向了另一个极端,炸鸡这样欢乐美好的食物,渐渐成为许多人不敢触碰的文化雷区。

Netflix美食纪录片Ugly Delicious中,韩裔美籍名厨David Chang提到,自己曾为电视台录制一期炸鸡节目。他朋友得知后,说:

“我绝对不会在国家电视台上吃炸鸡。”

不过,David Chang没有信邪。他非常大胆地在Ugly Delicious中拍了一集“炸鸡”,跑去跟黑人讨论炸鸡和刻板印象的问题。

当然,还是要顶着得罪人的风险。他跟黑人开启这个话题时,措辞时常小心翼翼:

我知道我点炸鸡很奇怪,但我不能……

如果我们一起吃饭,我点别的,

可能看起来更怪

在这些对话中,我们仍能看到刻板印象带来的伤害——

一位履历优秀的南方黑人厨师,奋斗多年开出了自己的餐厅,却不愿意在菜单中列上炸鸡。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用炸鸡配方烹饪的炸油封鸭腿。

还有一位黑人,在日本放下了刻板印象的包袱,开出一家专做“灵魂食物”的餐厅。

在美国它有不好的意思

因为傻瓜们觉得那是黑人吃的

来了日本之后

“欢迎来到日本,要不要来点炸鸡和西瓜?”

也有越来越多人,能以更宽和、坦然的心态面对这个主题。

我非常敬佩的一位黑人历史学家Michael Twitty,做过这么一个“历史还原”项目:

自己穿上18世纪的服饰,和几位黑人一起在田间种西瓜、玉米,在红砖地上生火,在大铁锅里烹饪炖菜和炸鸡。

图:thecookinggene.com

他研究了大量文献,力图复刻百年前的食谱。他友善地接待所有参观者——黑人与白人——向他们讲解18世纪的黑人厨师,如何用简易食材做出美味食物,成为一代代人的童年记忆。

在Twitty看来,这些食物的传统,不应该被掩盖或回避。

它们是黑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们参与构筑了今日的黑人群体。先人的文化通过食物无声地代代相传,面对它,了解它,接纳它——你才能拥抱真实完整的自己。

与此同时,也有热爱炸鸡的白人厨师,从黑人传统做法中获取灵感,努力为客人奉上更美味的鸡肉。

毕竟,食物这么好吃,不该被用作歧视的武器,也不应成为文化的禁区。

我想,一个更好的世界,不是一个炸鸡、西瓜、玉米面包都成为敏感词的世界。

而是,所有人都能穿越差异,理解彼此,平等自由地享受一块多汁,酥脆,咬下去会咔嚓作响的炸鸡。

正如Ugly Delicious中,两位不同的黑人女性,说过相似的一段话。

穿过餐厅的那道门,任何人都能获得尊重。每一次品尝,都能感受到爱意。

这,才是“灵魂食物”的真正意义。

文 | 黄穗穗

部分图片来自Ugly Delicious, Pixabay

* * *

最后,想问问你们吃过最好吃的炸鸡是在哪里?

以及,想看美式炸鸡菜谱的,留言举手!

更多好看的食物科普,请戳??

144522
本文标题:看完《绿皮书》,想跟你聊聊历史上真实的美式炸鸡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79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