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香港小巴牌手写艺人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美容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3-17

原标题:最后的香港小巴牌手写艺人

新华社香港3月17日电 题:最后的香港小巴牌手写艺人

新华社记者陈其蔓

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公共交通还不很发达。一种没有固定站点的红色小巴应运而生,因其随叫随停的灵活性,一度受到大众的欢迎。几乎每一辆红色小巴的车头上,都摆放着至少一张白底胶牌。胶牌上写有红蓝色的漆字,红字表示终点站,蓝字表示途经地,为乘客指示着路线。

长久以来,这样的小巴路线牌(小巴牌)都由人手写。红色小巴服务的繁荣时期,香港约有六七个师傅做着这一行当。但渐渐地,只剩下年过六十的麦锦生一人坚持着这门手艺。

入行:和红巴“误打误撞”的缘分

“入这行不是我自己选的!”麦锦生说,自己从小字就写得好看,长大后跟着师傅做广告招牌。到了1978年,他选择自己开店单干,谁知道才做了4年,租的门店就被业主收回了,麦锦生只好搬家。

谁承想,搬到新店才发现,门口就是一个红色小巴的停放点。司机们看麦锦生写字漂亮,就请他帮忙写路线指示牌,这一写,便是36年。“可以说是误打误撞吧,不,应该说是缘分,我和红色小巴有缘。”麦锦生感慨道。

麦锦生介绍,小巴牌起初只是一块纸皮,用墨汁把路线指示写上去,然后挂在车外的保险杠上。纸皮牌子经过日晒雨淋容易损坏,所以写牌师傅们就改用PVC胶片作底,写字的墨汁也改为不易掉色的油漆。渐渐地,PVC胶片演变成更厚实耐用的胶牌,沿用至今。

麦锦生还记得自己人生中写的第一张小巴牌:“旺角佐敦道!”他补充,自己职业生涯里写得最多的也是这条路线。

佐敦道码头曾是香港九龙规模最大的码头,也是规模最大的小巴站点,如今已被拆除。“当时所有的小巴都从码头开出,又都会回到码头。人流都在这儿汇集。”麦锦生说。

鼎盛:24小时开工,一天做几十张

1984年,小巴获准加装空调,不少司机都到麦锦生店里更换全套的设备,也包括更换小巴牌。生意一时红火起来,他将这变化形容为“翻天覆地”。

“全盛时期每天都有十几二十辆车等在店门口。店里请了七八个员工,24小时开工,一天要做好几十张。”麦锦生回忆。

红色小巴自由、灵活,一辆车并不一定只跑一条路线,可能早上跑跑旺角,下午又到观塘去了。“一辆小巴上可能有十几个路线牌!都要我来写!”

随着香港的公共交通日臻完善,与红色小巴相对的,是一种绿色小巴的出现。

绿色小巴是专线小巴,有固定路线、服务时间、班次和收费,大部分路线还设有固定车站,并必须接受监管,不得随意更改。

曾经因为灵活而备受喜爱的红色小巴,却在香港的现代化进程中因绿色小巴的崛起而逐渐式微。绿色小巴都有固定的路线号码,人们只要看车顶的灯牌数字就可辨别,不再需要靠手写牌来指示路线了。

“现在为什么只剩下我一个还在手写小巴牌?不是因为我厉害,而是因为这行没得做了,夕阳行业了嘛,连红色小巴都衰落了。”麦锦生说。

转型:创新只为更好地传承

麦锦生想到过退休,但转机却及时到来。2010年,一行日本游客“误入”了他的招牌店,见小巴牌鲜艳好看,写的都是香港地名,觉得很有特色。其中有一位游客,在知道了牌上工整的汉字其实都是出自麦锦生之手后,向他订制了一块写有自己名字的小巴牌。

“我就由这件事受到了启发。”写了半辈子地名的麦锦生,开始在胶牌上“写点别的”。他不仅写“潮语”,还帮新婚的夫妻写“喜帖”,然后做成钥匙扣、卡套、文件夹等创意产品,开启了小巴牌的转型之路。

新产品很受年轻人的喜爱,一个月能卖出两三千件。麦锦生说,现在找他写真正的小巴路线牌的生意,与文创产品相比,比例大约是1比9。他觉得,创新之余,传统也要传承。

麦锦生开始在自己店里办工作坊,一周开课两三次,教年轻人以最“原始”的方法,用油漆来书写小巴牌。

“小巴是陪着我们长大的,也陪着香港一路走来。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小巴牌手写师傅了,我觉得自己有这个使命将这门手艺保留下去,能做多久就做多久。”(完)

17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