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小情人,我们赌一赌 ll 九月入画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职场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16

原标题:[诗歌]来,小情人,我们赌一赌 ll 九月入画

摄影?网络

来,小情人,我们赌一赌

作者:九月入画

上帝是个女人

手术室里,四个豌豆女人

挤坐在一起输葡萄糖

下半身赤裸盖着同一条绿被子

有寒山血统的护士在蓝光下找血管

十五分钟后,有人将失去孩子

有人重新戴上避孕环,有人拔光

你子宫里的草,室徒四壁

所有的鸟都死了,真干净

今晚月亮是舒伯特

他在玻璃上演奏圣母颂

又去隔壁房间唱摇篮曲

今晚,他没出远门

不去小酒馆。提着空铁皮箱

在雪地里站了一会儿,抽完

两支香烟,没等到神的降临就走了

白色药片

能孕育一个婴儿

像他衬衣领口的十字纽扣

它躺在我手心不哭也不闹,

仿佛跟我说,你的房子太小

只够我一个人住

一个死过三次的人

每死一次,她心里的人

都跟着死一次。直到某天

两株枯木在冻雾里相顾

脚下落叶松针灵魂碎片

头顶兀鹫寒鸦白修道院

年轻的伐木工人,放下鸟笼

提起了锋利的斧子

复 苏

当我醒来

即使不发芽开花也是好的

只要活着,听北风吹羊角号

如同天籁之音,看雪花飞舞

恰似仙境。没人爱无所谓

我爱万物,爱光明与黑暗

爱草木凋零,也爱你羽翼丰满

爱让我卑微虔诚,像一个橡皮人

在纸上走来走去,找到了自己的尾巴

鸟在枯枝上

练习花腔,短暂而美妙

此刻,谁提起春天

我就给TA一块糖

谁想飞,我愿TA得到

一双鹰翅。谁梦见引火烧身

北风数着野草的趾骨。我困居

四面玻璃,目光如水银

谁的铁蜘蛛爬上了我的十字架

瓦蓝是个好女人

雾霾天,她穿着丧服

在雪地上遛狗,见证

几只乌鸦的生死。如果

阳光重现,她会穿过玻璃

在屋檐上杵坐,你仅看见

她侧面的蓝,忘记日出时

她是母亲,日落她是少女

飞蛾在臂,小腹刺着莲花

明天我要去魔鬼城

我的刀还在天上

来,小情人

我们赌一赌

我死,你是黑寡妇

我活,你是女菩萨

幸存者

刚刚一只五星瓢虫

从键盘里爬出来

钻进那本上世纪

20年代出版的

The Story Of the Bible

不见了

明日我若不归

在卧室床头第二格

抽屉里有一只绿信封

里面折着一个纸片女人

她刚吐完丝仍想活过来

为你洗衣煮饭,点灯挑花

来生再做你勤劳又美丽的妻

▎简介:九月入画,原名毛晓燕。现居新疆乌鲁木齐。作品散见《2015中国诗歌年选》《儿童文学》《芒种》《诗刊》《诗选刊》《诗林》《当代诗卷》《文涛拍案原创文集》《废墟上的歌》等。已出版作品《安玢的依米之恋》《倾城》《西陆蝉声唱》等。

- END -

版权说明:诗歌为作者投稿授权发表

转载注明出处

摄影诗歌文艺是你内心的生活态度

摄影·诗歌·艺术·电影·音乐 | 微信·zzw-1028

诗歌组采编

2019.02.16

投稿邮箱:4605077@qq.com

欢迎诗友投稿

阅读原文

021027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87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