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后”造园人:给玉佛禅寺造园是我的善缘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旅游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17

原标题:“85后”造园人:给玉佛禅寺造园是我的善缘

赏园,素来是中国人的踏春习俗,造园,也是埋藏在中国人心底的自然情结。“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一方庭院,于虚、实、形、色、线、块之中协调融合,寓情以景,描绘着心中的日月,承载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向往。值此明媚春光,澎湃新闻-私家地理走近“85后”造园人康恒,倾听他对庭院的创思与情感。

康恒

2016年,康恒留日归国的第二年,沪上百年古刹——玉佛禅寺方丈觉醒法师弟子找到了这位带着黑色圆框镜的上海男生,希望他能完成觉醒法师的一道开放式命题——完成寺内庭院景观设计。

得益于他在恩师——当代日本禅僧大师、建功寺第18代主持、枯山水代表人物枡野俊明的谆谆教导下的辛勤积淀,康恒对禅庭的历史、职能功用都已不陌生。他勇敢地接下了任务,探寻寺院庭院的奥妙,通过具象之庭呈现佛教典故,营造东方的寺院庭院。

玉佛寺庭院设计手稿效果图 局部

基于禅寺闹中取静的地理位置,他确定了“由人为向自然过度”的设计主线,入门东西二侧迦蓝殿、三圣殿,分别用九块石组代表护寺十八迦蓝神,对称种植乔木,辅以修剪式灌木,以正肃穆。

寺院入口

二进东西两侧为文殊、普贤庭院。东侧庭院内苔藓坡堆上的一株倾斜的黑松,及下方横立的剑石,表示文殊菩萨手持智慧宝剑斩断烦恼之意,五座山峰则表文殊“五大智慧”。

西侧庭院用十列相间排列的砾石与堆坡营造愿海的景象,表现普贤菩萨“十大行愿”,置石与黑松相互呼应,用以避开此片区域较多的管道井盖,远近错落,空间纵深,以拟普贤愿海。三进东西侧,为卧佛殿和地藏殿,通过树、石的精细排列,讲述了佛祖双树涅槃及地藏菩萨“静虑深密如秘藏”。

普贤殿庭院

文殊菩萨庭院

地藏殿庭院

在玉佛寺的休憩之处“指月阁”,康恒及团队将植物与石组通过驳岸形式,意指心中“彼岸”,也透出“指月”亦“指人心”之意。

指月阁

三年过去,这几处庭院留下了四时之变,在僧人、志愿者等团队的维护下呈现出一番生生不息。2018年末,康恒团队在玉佛寺的后续设计陆续开工,他说,“小时候我也会跟着家人来玉佛寺祈愿,长大能为它贡献自己的一点能力,得了善缘,更是我的荣幸,唯有不断努力,才不会辜负信任”。2018年新春,觉醒法师亲手写了一副禅联勉励康恒,“读书身健方为福,种树花开总是缘”,他挂在办公室的墙上,勤勉致知。

觉醒法师禅联 朱喆 图

城中另一个空间,也记录下了他与这座城的缘分。2017年,他为地处南京西路的上海棋院造了一园,引宋徽宗《宣和官词》首句“忘忧清乐在枰棋”而名“清乐庭”。整体上布局自由,通过多样绿植营造出不同气氛。疏朗开阔的观感和空间余韵,源于平滑的石铺。朴实单纯的美感和丰富源于每块独特生命力和表现力的石块。

上海棋院 清乐庭

清乐庭石铺

康恒说:“由于考虑到庭院所处4楼,为了避免承重荷载问题,每块石头都做了掏空处理”。他带领团队从给概念设计、施工图设计到设计监理,在约200平方米中,构建了干练简素却不失深邃丰富的“棋”趣空间。

采石现场 康恒 图

掏空处理后的石块

随着委托项目的增多,康恒对庭院的认知也在不断深化。“如果简单归纳,皇家园林有其漫长的历史和权威的气派,苏州园林在宋代成熟,在明清鼎盛,社会历史、造园技法与当时思想、文化内核都是相关紧密。时代的更迭,社会发展的迅猛,‘庭院’的定位、认知完全影响着它的所呈现的形态”,他说,“如今,庭院与建筑、景观、装置艺术,仿佛都有种模糊的关系,但如果追根溯源,庭院是一种公共美术,它是一个传承文化的载体,有核心的一些元素,就是我们说的东方园林的骨架和基本技法,它的发展须要我们在尊重‘庭院就是庭院’的基础上,注入随着时代的痕迹,也就是我一直在努力寻找的‘当代的庭院’”。

在求解的这条路上,康恒觉得回国后攻读中国美院雕塑系博士学位是明智之举,通过研读学术资料、撰写论文,他充实了更多养分,为他个人创作增添了很多新点子。例如,倡导用雕塑的方法塑造土地、最早尝试将雕塑与景观设计结合的著名日裔美国雕塑家野口勇,给了康恒很大启发,“他在26岁时跟着齐白石学习水墨画和中国园林的造园方法,回日本后接触了日本禅宗庭院风格,加上他先前在纽约的经历,东西贯通,古今共融,是值得深入研究和学习的榜样”。

七月团队旧办公室 上海 无水庭

2018年开始,康恒减少了日式庭院的项目,更多地探索“当代的庭院”。深圳第一高楼——平安金融中心的顶层中庭的“未央庭”,运用了自然元素和象征手法,营造出了凝练写意的精神空间。

未央庭

“未央”意在“发展至盛而不衰,无穷无尽”,他用雕塑化的石材取代自然石,引入了圆、方、三角、四棱锥等几何形体,让设计语言更为现代,空间氛围更富象征性。“传统园林多用天然太湖石,但用在当下混泥土钢筋结构的楼宇内,有很多时候并不和谐,所以我把花岗岩雕塑化处理,石中生万象,也象征世间万物”,康恒补充说。他所带领的团队——七月合作社,一支涵盖园林景观、建筑室内、平面视觉的专业化精英团队,仍在逐步扩大。为了提升成员的专业素养,康恒安排集体赴日考察活动,让大家走入京都各式大小经典庭院,体会深入在京都人心中庭院向往和山水观。“一石一树一叶,存在的恰当好处,毫无偏差,这是怎样的完美主义才能催生这样的敏锐感受,又是怎样的对极致悲悯美学的偏执追求,才能产生对自然的完美模仿”,团员晓楠在分享自己的观感时写道。这群走心的庭院专业设计师们还做了一册《京都行Guidebook》,记录下赏玩庭院的小妙招和一些专业相关的书店、美术用品店等实用资讯。2019年夏天,康恒第一个日本项目将与世界见面,东京日本桥高岛屋顶层庭院改造,“我会为中国争光的!”他在朋友圈里发出了响亮的宣言,也更让人期待他又一次飞跃。

17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