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彦俊:这一年过得很快,也很慢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旅游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17

原标题:专访|林彦俊:这一年过得很快,也很慢

“……这个回答要重录么?”说到一半,林彦俊突然提问。

“为什么?”

“刚才有人出去,有关门的声音。”

没等确认是否有影响,林彦俊瞬间严肃起来,“告诉他,让他不要再进来了。”

这种处女座的焦虑,让林彦俊备受“折磨”好几个月。去年4月6日,从《偶像练习生》出发,成为偶像男团Nine Percent的一员,林彦俊已经出道一整年了,这一年里不断有人提醒着他出道的时间,到了一年的节点上,他推出了EP《 ESCAPE.》。

真正站在出道位上后,林彦俊才开始逐渐知道,过去想象过无数次各种各样的状况,实际上并不是想象的样子。每天的行程从起床时间开始就不是自己能掌握的。“过去,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不会在那么大的曝光下生活,现在有很多东西被限制。”每天工作后回到房间,从粉丝的爱护,回到一个人的寂静环境里,林彦俊常想,“林彦俊”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受伤”的林彦俊。他的新专辑封面就用了这张照片。香蕉娱乐供图

疑问从《偶像练习生》就开始了。林彦俊不是前期热门选手,他觉得自己很努力,但那个节目里没有不努力的人。到第三次排名,节目已经进行一半,林彦俊情绪到达过极限,他每天从睁眼到闭眼都在想为什么,为什么大家看不见我?为什么努力不被认可?“什么东西,你越想要去得到他,你往往得不到,是我节目中期时得到的感悟。”而如何得到这个感悟的问题,被工作人员拦下来了,小声告诉记者,尽量少提那段时间。

有些杂志采访中林彦俊被问到自己的特点是什么,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冷漠”。他知道自己看上去不怎么友好,坐下来试光,看到镜头里的样子,“我怎么这么凶……”通常意义上,作为偶像,冷漠并不算正面特质,林彦俊解释说,“我只是对事情比较冷漠,其实对人还好。”但是,他“喜欢跟自己对话超过和别人对话”。在他找不到自己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跟自己对话,“你今天在忙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你学到了什么?”在长达半年多的提问与回答后,他重新肯定“林彦俊”到底是谁,到底要的是什么,希望成为怎样的偶像。

1995年,林彦俊出生于海南,父亲中国台湾人,母亲江西人,成长过程中充满动荡,父母忙于工作,他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成年后他在台湾服兵役,生活了一段时间。林彦俊笑言,因为不断搬家,他现在去广州,去台湾,都能用当地方言和粉丝沟通无障碍。他第一次听流行音乐是Air Supply组合(空气补给)的歌,然后是大量的民谣、美国乡村音乐,再后来听到周杰伦也很惊艳,于是林彦俊想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分子。

大一时,林彦俊报名参加练习生选拔,入选后却纠结了半年,因为家里人明确表示不支持,对于娱乐圈完全陌生的父母来讲,这一把博太大了。但林彦俊对自己讲:你还年轻,不去就晚了,晚了就可能再没机会了。于是退学,签约,走上通向舞台的路。

图片来自@林彦俊

从经历来讲,除了被跑路老板耽误的一年,之后林彦俊顺利在21岁通过选拔成为香蕉娱乐练习生,几乎没有太过低谷背运的时候。在TRAINEE18总决赛上,老板王思聪几乎在他一出场就相中了,认为林彦俊阳光漫画式的气质,在偶像行业里是不可多得的天生优势。

不过就算有优势,在时间宝贵、危机四伏的娱乐时代,也不得不面对更年轻更小的练习生一拨一拨到来。如果露面不够,作品不够,周边资源不够,怎么办?虽然有较高的起点,背靠较大的娱乐公司,林彦俊依然时不时要为工作焦虑。在出道后的半年时间内,他发现但凡面对比较重要复杂的工作,在正式开始前,自己都特别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清空大脑,逃离现状一会儿。这也是他新专辑《ESCAPE.》的灵感来源。

在这个专辑之后,林彦俊说会努力不断推出更多作品。至于具体想成为什么样的艺人,他还是一贯看似冷漠的表情,“不要这样,你三年后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好了。”

去年8月的生日会上,林彦俊与粉丝合影。

【对话】

做音乐,是很幸福的

澎湃新闻:你会觉得出了新专辑,总算给自己或者给粉丝一个交代了吗?

林彦俊:不要讲那么沉重,音乐是我很喜欢的一个领域,做自己喜欢的音乐,然后定时推出自己很喜欢的作品,我觉得已经是很幸福的事,对我来讲那不算是个任务,顶多在创作的时候会觉得很纠结,但是我觉得在做音乐整个过程里,包括最后的成就感,是很幸福的。

澎湃新闻:是在纠结大家喜欢什么吗?

林彦俊:每个人喜欢的风格不一样,审美是很主观的,但是我觉得,能够做出大多数人都有共鸣的音乐,是我努力的一个目标。首先,我会先以自己的角度,先把一个大概的demo完成,纯粹是我自己的感觉,然后我会请很多人去听,在这上面做一些调整。

澎湃新闻:现在的这一系列的新歌,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去思考统一要表达一个怎样的理念?

林彦俊:其实筹备新EP的时候,想法是在每天的工作中慢慢架构出来的。我跟我的团队沟通了以后,就找了一个时间点集中深入地去做一个筹备,包括拍照、海报设计,然后曲风、歌词。所以我消失了一阵子。当然出来的结果还算是(挺好),我自己蛮期待的,因为是一个新的风格,所以很好奇大家的接受度。但是我觉得,随着第一张、第二张慢慢累积下来,我现在做这些东西的时候,越来越有经验了。

澎湃新闻:对表达的经验?

林彦俊:我的每一张专辑都很能表达我自己,因为我是个主观意识蛮强的人,我会告诉大家我要的风格,我要做什么样的音乐,包括我这次想表达的东西,这张叫《ESCAPE.》。你可以把它理解成跑走,我觉得当下会有很多人都有同样的共鸣——大家在马上要做一件很大的事情之前,都会有一个很紧张的准备期,一个筹备的过程,或者是一个决定前煎熬的那一刹那,你有可能会想,这些东西可不可以先不想了?我需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我想把这些东西丢掉。

澎湃新闻:这个就是你在工作的过程当中积累出来的灵感的火花?也是你想要表达的?

林彦俊:某些时候的心情是。

澎湃新闻:所以你对这个现象怎么看呢?

林彦俊:我觉得的确是要很努力地往前走往前跑,但是在那个过程中,我把那些不好的东西丢掉了,把以往的东西都丢掉了,我们不用那么纠结于过去这些事,我们可以看到更好的未来。

林彦俊参加了《野生厨房》的录制。

澎湃新闻:你身边是不是有很多人会以不同的方式去提醒你,出道一整年了?

林彦俊:都不用他们提醒,我自己都感觉这一年过得很快,但其实也很慢,慢的原因是参与了很多的事情,摸索了很久,从一开始不适应到现在慢慢能够适应的状态。很快的原因是一眨眼就过了,然后不知不觉自己还很青涩,但已经不是那么新的新人了,加上又有很多很厉害的新人出来,会想说我做了哪些东西,回顾自己去年这一年来做的一些事情,从这些事情上面吸取经验,检讨不足的地方。

澎湃新闻:你会对这种具有时间点的里程碑有压力吗?去回顾的时候说,我这一年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让我自己满意?

林彦俊:每一件事大家都会有遗憾的地方,没有一件事情可以百分之百十全十美的。即便是那个节目,虽然说我出道了,但回过头看还是有很多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不用太去纠结过去的东西,因为已经过去了,你能够改变的就是你学到什么,之后不要犯同样错误就好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现在这个阶段和上一个阶段比你成熟在哪里?

林彦俊:首先就是遇到很多突发状况的时候,会比较知道怎么去化解,尽量让自己处在一个很轻松的状态。我觉得在舞台上,我们如果一紧张,观众也会跟着紧张,所以先让自己轻松下来,不要去想表演的好坏,去享受舞台,这个是我觉得现在跟以前对比起来比,较能够拿捏的地方,会在舞台上越来越怡然自得,比较收放自如的感觉。

《小姐姐的花店》中的林彦俊

有些东西不能犯错,因为你是偶像

澎湃新闻:你对这个行业的思考会有变化吗?

林彦俊:现在来讲就是稳定了。我们在当练习生的时候,会去一直思考说,出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但真的没有出道过,所有的一切想象都是想象而已。当成为艺人以后,会有很多新的挑战。以前对我们来讲,每个月的评测,老师们看你跳舞唱歌,这些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其实出道了以后,会有更多这样的挑战在等着你,而且会更大。那时候就会有点畏畏缩缩的感觉,但是随着时间过来了以后,现在更多的是会保持紧张感,但也会更老练地去面对一些事情。

澎湃新闻:出道以后所经历的事情会比你过去20多年所要遇到的还多?

林彦俊:说实话我还好,没感觉到。我们身上有很多责任,我们有影响力,无形中影响很多人,伴随着你做每件事情的严谨性跟你的规范程度,有些东西不能犯错,因为你是偶像,这个会比较认真的去对待,其他还好。

澎湃新闻:有时会不会有一种揠苗助长的感觉,还是说你挺享受这种刺激的、快速的压力过程?

林彦俊:就像你说的有点揠苗助长的感觉,但换个方面来讲,就因为速度够快,所以我们有很多人很难有的机会跟挑战,我们在短时间内都完成了。你把它想成好累也可以,或者是我现在回去看一年前的自己,也可以说是变得成熟,虽然会感叹说,突然老了很多,但其实是成熟。

澎湃新闻:你是调整蛮快的那种?

林彦俊:偏快,但是也没有到特别快,我可能神经不太敏感。

澎湃新闻:你一般都是怎么去释放工作上的好坏给你带来压力的?

林彦俊:音乐。我的音乐就是我真实内心写照的一个媒介。还有比如说看一部电影,看一本书,听一首歌的那种感觉。

澎湃新闻:最近看的好电影是什么?

林彦俊:《绿皮书》。

澎湃新闻:你觉得好看在哪儿?

林彦俊:好电影不需要安利,大家看了都会有共鸣,我觉得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澎湃新闻:你在不少次采访里面说,自己是个挺冷漠的人,你怎么看待自己这种特点?

林彦俊:我觉得是对一些事情可以冷漠,但是所有的东西都冷漠,那应该叫做感觉障碍,影响心情的负面能量的东西,我都选择冷漠,花时间在那上面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对自己喜欢的,比如说音乐、艺术,我是一个完全不冷漠的人。

澎湃新闻:这个冷漠其实是指你对物质世界的态度,和人际交往没有关系是吧?

林彦俊:对。其实我不是一个日常会跟你聊天的人,我比较喜欢跟自己对话。跟自己讲说,最近你在忙些什么?你为什么最近感觉好像特别累?有时候看采访的时候想,当时会讲这句话在想什么?经常看到一样东西,就会去琢磨它,北京话叫“品”一下。

澎湃新闻:你和自己交流的过程会比你和其他人交流过程更愉快?

林彦俊:总体来说,我比较孤僻。

澎湃新闻:你觉得作为一个偶像,这是好的特点还是需要改?

林彦俊:我觉得不管是什么职业,这都不是一个好的特点。但是我觉得还好,偶像也不用太热情,你只要把你的专业能力,舞台表演好,其他时间你可以自由做你想做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我现在觉得蛮幸福的事情。

没这么多为什么,做下去就对了

澎湃新闻:你要站上舞台的这种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林彦俊:应该是从决定当练习生那一刻才有的。从小只是很喜欢看舞台,感觉自己不是那一方面的料。爸妈会跟我们讲,你们不是那种从小学音乐的人,钢琴没从四五岁开始学之类的,所以就好好认命。但我后来发现,我练这个是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密集培训,有专业能力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参加了。

澎湃新闻:小时候还蛮喜欢看其他人的舞台,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林彦俊:国外的偏多。迈克尔·杰克逊、克里斯·布朗,这些。

澎湃新闻:所以舞台目前对你的魅力依然没有改变?

林彦俊:对,我希望现在能够给更多人看到。

澎湃新闻:小时候看的舞台谁对你的影响很大?

林彦俊:小时候可能会比较集中的听几位歌手,空中补给是我第一个听的。华语的话是周杰伦,最喜欢他的《外婆》跟《爷爷泡的茶》,还蛮有反转魅力的。但长大了以后,包括接触这一行以后,音乐的范围会越来越广,不管是民谣,蓝调乡村,很多类型你都会去听了。我最近很爱听的就是帮我做新歌的制作人的歌。

澎湃新闻:你觉得踏入这一行之前的生活对现在的你影响大吗?

林彦俊:很大。我是在两岸长大的,待过很多地方,现在到了各个城市,比如我可以用广东话打招呼,然后回台湾也可以,可能去福建那些又可以用闽南语这些。因为待的地方多,更容易融入当地的环境,适应力会比较强一点。

澎湃新闻:在这一年的过程当中,你有没有极其焦虑的时候?

林彦俊:创作作品准备期的时候非常焦虑,尤其是在快要发布前的时候,这是处女座的特点,我觉得那边好像还要再改一点,这边要不要往上移一点。

澎湃新闻:对人气没有焦虑吗?

林彦俊:其实更多时候不会去考虑这么多,你如果有做好的作品,这些东西都是附加的。我不可能觉得我做一件事情,一定会给我带来多少的能量或人气之类的,这个东西都说不准,但是你只有把当下的每个东西做到最好,万一被看到了,就像我们的节目一样被看到了,那就是一个幸运。我坚信一句话,什么东西,你越想要去得到它,你往往得不到,这是节目中期的一个感悟。感受这个道理以后就会觉得,这世界上没有这么多(为什么),做下去就对了。

澎湃新闻:你对自己有一个什么样的规划?

林彦俊:今年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我想要留下一个作品,一个代表作。

172138
本文标题:专访|林彦俊:这一年过得很快,也很慢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jingyan/show-88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