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尚文学、米读崇尚的“免费阅读”是术,不是网文的道

正在阅读: 首页 » 经验之谈 » 职场经验 » 正文 发布日期:04-17

原标题:连尚文学、米读崇尚的“免费阅读”是术,不是网文的道

阅读这门生意,最后一定拼的是生态,生态培育内容,衍生内容和给内容带来更多的机会。

文 | 第二阿累

2018年,在网络文学触碰天花板、IP又历经险路的时候,一些网文平台开始寻找破局之路,以连尚文学、米读为主的后起之秀则扛起了“免费阅读”的大旗。

随着一系列的运营,以及连尚文学背靠WIFI万能钥匙、米读依托趣头条等的流量加持,他们开始尝到甜头,连尚文学月活达到3000万以上,米读月活也突破2000万。与此同时,头部及中腰部平台的加入,瞬间把“免费阅读”这一模式推向了高潮——其实,在没有形成单独平台时,各家平台都有免费阅读的书籍,只不过没有形成趋势罢了。

那么,如此多网文平台的趋之若鹜,“免费阅读”又真的能走通吗?

1

“免费阅读”大兴下的三足鼎立

目前,网文“免费阅读”形成的竞争格局是三足鼎立:

一是以新闻客户端为主的连尚、米读的“攻”;

二是头部如阅文、掌阅为主,分别布局的飞读文学和得间文学的“守”;

三是中腰部如梧桐文学旗下七猫文学的“看”。

说连尚文学、米读为攻,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期望以免费突破传统付费模式,打破用户增长的瓶颈。如此,包括连尚文学CEO王小书在内都认为“免费是网络文学行业的伟大进步”。

不过,根据读娱君亲身实践,连尚文学算不上纯“免费阅读”,原因是该平台只有安卓系统部分免费阅读,IOS却要付费。

左:安卓系统上该平台作品《重生八万年》,需付费

右:IOS系统,该平台虽写有免费阅读但依然需付费

而阅文、掌阅作为行业的两大巨头,之所以布局免费阅读,在读娱君看来更多的是防守——4月16日比达发布了《2019年第1季度中国移动阅读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Q1移动阅读厂商全景生态流量市场份额阅文集团占据25.8%;掌阅文学占20.3%;阿里文学占20.1%;而以免费阅读起家的连尚与米读则分别占8.7%,9.5%。

这份数据一是说明全景生态流量已被阅文、掌阅、阿里文学三大巨头所占领;二是从连尚、米读的份额上展示出了免费对下沉渠道的撬动劲十足——连尚与米读的份额大多来自四五线城市,甚至渠道更下沉。

眼见免费阅读带来的一丝能量,巨头们自然不允许市场数据的改变。故此,创造一款“免费阅读”产品出来,将能做到更好的防守,甚至还能变防守为攻,稳固并加大市场份额扩张。

但要让巨头们完全免费阅读,读娱君认为是不可能的。毕竟早年间,阅文集团的前身起点、盛大文学都尝试过该模式,而随着市场的更迭、商业完善,付费模式取代免费阅读是升级下的必然结果,而不是倒退回原点。

何况,从阅文和掌阅的财报来看,阅文大头主要来自在线业务(广告收入并入该业务)、版权运营两大版块;掌阅则主要来自数字阅读、硬件产品、版权产品三大板块——而广告收入作为互联网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巨头们不可能看不到它的红利,但这么多年都如此小业务,说明巨头面对广告业务,更在乎用户的体验。

再说中腰部免费的七猫文学们,之所以说是“看”,是因为现在“免费阅读”势气有所涨,但未来能如何还不明朗,故此以“看”布局,算是先占个位罢了。

2

走通前还要直面三大问题

虽然各网文平台对“免费阅读”的布局有所不同,但它给行业带来的利好也是明显的,一是让稍微沉寂的网文行业热了起来,最明显的是资本层面开始有所动作;二是免费阅读模式能在一定程度上抢夺盗版平台用户,对其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前提是内容库要充实。

对此,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免费模式满足的是那些对价格比较敏感的用户,它在某种形式上是把盗版的用户吸引过来,但从中也给从业者形成一种机会,将读者引向正版,甚至从中转化出更多的付费用户。

不过,“免费阅读”模式要想走通,有三大问题是必须面对的:内容、成本和盗版。

内容要一手抓数量、一手抓质量——“我不是追随某个大神的死忠粉,要选择哪家网文平台看书,首要前提是内容好不好,多不多。”网文爱好者“从来没有去过纽约”如此说道。

该网友所言即指内容的数量和质量,是免费阅读平台、付费网文平台成长的关键,也是打动用户的核心。

而纵观连尚文学在内的很多免费阅读平台,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是中等偏小。以收购逐浪中文网的连尚文学为例,男频小说最多类别是玄幻小说,仅有4507本,最少类别是竞技体育仅有42本;而女频小说最多是现代言情有5934本。这与成熟的网文平台相比,如起点、17K等,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图片顺序:连尚文学、起点文学、17k

这不仅仅是几千本书与几万本、几十万本小说的相比,更揭露出连尚文学的类别不够丰富。同样,在质量方面,没有名家大神的连尚文学,目前排名靠前的一些书都是逐浪的老本,或许在初期满足新用户,但时间一久,新用户变书虫,自然会转向追求优质内容。

可以说,内容没有足够的数量,也没有过硬的质量,“免费阅读”则将无法可持续发展——相反,阅文、掌阅这样的巨头布局免费阅读,则要比连尚文学、米读更有先天优势。

广告收入无法Cover成本,还影响体验——内容数量、质量不够,免费阅读平台则依托时间、资金来壮大。如连尚文学扶持创作者,米读文学购买版权(购买17k、黑岩中文网、九库文学等二三线文学平台)。

两家平台如出一辙的耗费巨资来扩大内容量级,前者相比后者,连尚文学要多付出更多时间成本。而后者相比前者,虽然短时间内容数量上去了,但却没能获得一定程度的优质内容,因为优质内容的版权更贵。如米读就没能获得17k名家风御千秋等的著作。

“你以为这些免费阅读平台的内容成本是大头,大错特错,渠道流量才是。”据某网文平台从业人员周先生说,目前排名苹果应用市场图书免费榜第一的七猫文学、以及第四的连尚文学等,能长期霸占榜单,都花费了高昂的渠道费用。“如此高资金耗费,免费阅读带来的广告收入,是无法cover成本的,更别说盈利了!”

而且,免费阅读的广告一方面影响了用户的体验,一方面还无法为广告主带来实际转化效益。

网文大神流浪的蛤蟆就曾质疑:“免费阅读无法聚拢读者,读者的黏度非常低,他们是为了免费而来,不是为了你的作品,免费小说的广告价值可能还不如同类同水准的收费阅读小说的十分之一,你投放广告,但完全不知道这本书的广告号召力,有可能数据非常好的一本书,广告号召力为0,没有任何转化率。

盗版平台也是一大竞争对手——“我不是提倡盗版,如果单看广告效果的话,和免费阅读这样的平台相比,我宁愿把广告费花在盗版平台上面。”某游戏厂商杨女士谈道。

在杨女士看来,连尚文学等免费阅读平台的营收模式和盗版很相似,而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异是,盗版平台的内容库存量更大,质量也更有“保障”,甚至囊括了米读、连尚文学上的所有书籍。而且,盗版平台的投放费用可能比免费阅读平台更低,商家在投放选择上也更优。

加上前文所言的免费阅读平台将吸引盗版用户,这两者之间其实是互相竞争和牵制的关系。所以,免费阅读平台要想把这块蛋糕做大,如何抢盗版平台的生意,也是需要思考的一大课题。

3

免费阅读是术,生态才是网文的道

截止2018年底,我国移动阅读用户规模达到7.3亿人,市场规模达到169.3亿元。其中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4.1亿人,同比增长8.6%——虽然数据到达了一定高值,但互联网用户红利也在逐渐消失。故此,布局全场景流量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免费阅读则是在下沉更深渠道,去拓宽4.1亿人之外的市场边界。而从目前各家平台的发展来看,不管是内容还是流量,成本都太高,而且光烧钱还不够,用户留存也很难。

关键的是,“免费阅读”只能贩卖阅读,无法做到生态上的发展。要知道,阅读这门生意,最后一定拼的是生态,生态培育内容,衍生内容和给内容带来更多的机会。

对此,阿里大文娱首席财务官、阿里文学总裁宇乾此前也表示:“在互联网时代流量和内容是交替上升,相辅相成的一个过程。依托阿里生态,阿里文学将坚定不移地走有战略纵深的文娱生态路线和建立文学产业的基础设施。

所以,免费阅读即使能迅速让连尚文学、米读、七猫等快速突围进市场。尤其连尚文学,能帮助WIFI万能钥匙在5g来临时做出一门新生意——但这只是术,不是道,道是生态。

尾声:移动阅读市场即将在2023年进入成熟期时,“免费阅读”作为一门生意突然杀了进来,有人称之为杀鸡取卵,拉低了行业的水平;有人说他最终的结局是沦为超级APP的工具;也有人说它将颠覆传统网文行业,您觉得呢?

THE END

225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