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飞做客《今日影评》犀利评点导演的“新”门槛

正在阅读: 首页 » 资讯 » 娱乐新闻 » 正文 发布日期:10-09



99信息港娱乐10月9日报道 所谓“众拍时代”,即当下一种似乎人人都可以做导演、拍电影的现象与趋势。早在2017年3月,《今日影评》节目就曾关注到时年诸多演员、编剧甚至经纪人跨界执导电影的现象。当时做客节目的中国电影资料馆策展人沙丹针对跨界导演水平参差不齐的现象给出了三重导演“门槛”,即资源调拨能力、团队管理能力与导演技巧及艺术思维。在多部热门大片都由非科班出身的电影人执导的今天,这些门槛依旧存在吗?

10月8日,影评人谭飞做客《今日影评》,对当下非科班导演们的表现进行犀利评点,并与观众朋友们共同探求“后众拍时代”的导演门槛何在。



导演不该成交际花

非科班出身不外行

从曾经影视圈内人跨界的“众拍时代”,到今时非科班出身的“圈外人”纷纷执导热门电影的“后众拍时代”,两年时间,沙丹当年在《今日影评》提出的导演门槛依旧奏效吗?结合一个“后”字,谭飞对《今日影评》直言其中已有巨大变化,尤其是沙丹强调的资源调拨能力已不再重要。谈及曾经的导演项目经理化、经常需要陪投资方与各地院线喝酒的怪象,谭飞直斥这些不该导演干的事令一些导演都变成了“交际花”。在他看来,现在这个热钱退潮的时代,对电影内容和质量的重视已放到台面之上。

《今日影评》节目现场,谭飞以目前中国影史票房三甲影片为例,直指它们的导演都非科班出身。据谭飞介绍,《战狼2》的导演吴京习武出身,《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曾在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学药学,《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则是海南大学法律学士。对于所谓“外行占领中国票房前三”的提法,谭飞对《今日影评》坦言有失公允、不够客观。在他看来,这三位导演绝非外行,相反他们的社会经验及对社会的认知、对观众心理的把握可能更准确。

影史前三甲均非科班

电影高票房不再丢人

这样一种所谓“后众拍”的现象也得到了媒体及观众的广泛关注。有网友表示,中国影史票房三甲影片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为中国观众而拍、不为拿奖只为圆梦。对此说法,谭飞表示认可。从曾接触的怪象出发,他对《今日影评》指出,越是带着功利目的的电影创作越会走偏。对于三位非科班出身的导演,谭飞向《今日影评》表示,他们拍摄影片的过程都分别成了一段佳话。郭帆不被看好的科幻之路受到吴京支持,吴京为戏浑身是伤,饺子则像哪吒一样从叛逆走向成功。谭飞指出,他们三人之所以能获得大多数观众的认可,证明了他们将自己的人生阅历于对行业、民族及青春、热血的看法都融入作品之中。

对于众拍现象,由影评人转型导演的张小北认为既不该轻视学院教育,也不应存有反制倾向,更不要只用票房数字粗暴判断一部电影或者一个导演的好坏。谭飞对《今日影评》指出,这是目前最为客观的概括。不过与此同时,谭飞也向《今日影评》指出,尽管不能“唯票房论”,但目前高票房影片都是精良之作的现实也证明票房高并不丢人。曾几何时,业内外围绕票房的争论一度非常激烈,很多人指责追求高票房的行为“庸俗”。但在谭飞看来,低劣地骗票房的众声喧哗时代已经过去,观众已经清醒,从业者也应对清醒过来。

导演评价体系业已变迁

后众拍时代需修炼内功

有媒体结合奖项和票房盘点了60位国内知名导演,其中真正出身导演系的只有11位。而执导国庆档票房冠军《我和我的祖国》的七位导演中,有四位都非导演系出身。对此,谭飞向《今日影评》表示,目前的导演评价体系已经变化,真正的好导演并不是靠学院里的几年就能学出来的,相反是一辈子的修行。在谭飞看来,“后众拍时代”导演门槛之所以改变,与市场和观众的变化密切相关,《上海堡垒》就是资本时代所呈现的最后一次败象。

那么,在“后众拍时代”,导演门槛何在?谭飞向《今日影评》指出,只有综合各方面的知识与生活体验,外加对电影的热爱及电影上专业能力、审美能力,一位导演才能拍出好的电影。提及几项必要能力,谭飞向《今日影评》表示,第一位的就是导演的审美能力,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观众的审美能力也会自然提高。最基本的调教演员的艺术能力及强大的执行能力也是关键。此外,媒体能力也应得到重视,导演们应当学会在相应的场合说适当的话。

据悉,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今日影评》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档于CCTV-6电影频道播出。

152416
本文标题:谭飞做客《今日影评》犀利评点导演的“新”门槛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news/show-340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