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男子偷情被撞见后跳楼,阻拦者施暴获刑10年半,涉事女子称曾哭求放过

正在阅读: 首页 » 推荐 » 糗友 » 正文 发布日期:04-28

对于上诉能否改判无罪,被告方辩护律师殷清利表示,“涉案房屋为单位公共使用的宿舍,其作用于偷情,不仅不具备合法性,还不具备合理性。同时,本案案发时间较短,不能定性非法拘禁罪,王某奎的死亡只是意外事件。”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潇湘晨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潇湘晨报记者肖洁 温艳丽 吴迪 实习生郑壹

男子偷情被撞见后跳楼,阻拦者施暴获刑10年半,涉事女子称曾哭求放过

山东高唐县,王某奎坠楼窗台。图/受访者提供

日前,山东高唐县一起因偷情引发的命案一审宣判,引发关注。

事发去年2月20日,馅饼店老板杨统朋准备到员工宿舍换锁时,撞见女员工陈某莉与一男子偷情。

法院审理查明:杨统朋对陈某莉早前说辞职比较生气,也想让妻子看看,是陈某莉偷情才没法让她干了,接着暴力殴打并阻止男子离开,后者摆脱控制跳楼摔伤,经抢救无效身亡。

陈某莉供述,自己曾告知杨统朋当天下午回宿舍。杨统朋发现她和王某奎偷情后,动手打了王某奎,并将门插上阻止两人离开。她求放过,没被允许。

男子偷情被撞见后跳楼,阻拦者施暴获刑10年半,涉事女子称曾哭求放过

最近,杨统朋的妻子于念(化名)在腾讯新闻话题上讲述了丈夫的经历。接着,她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一审判丈夫非法拘禁罪,获刑十年半。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认为丈夫无罪,决定上诉。

“我老公之所以阻拦王某奎离开,是因为不确定他是否有偷盗行为,要先核查屋内是否有财物丢失再放行。”

对于上诉能否改判无罪,被告方辩护律师殷清利表示,“涉案房屋为单位公共使用的宿舍,其作用于偷情,不仅不具备合法性,还不具备合理性。同时,本案案发时间较短,不能定性非法拘禁罪,王某奎的死亡只是意外事件。”

死者儿子小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应判杨统朋死刑,将考虑上诉。“父亲连续出门三次,都被他打回来了,而且地上有血。要不是他,父亲怎么能从窗户跳下去。”

1.当事人陈某莉(一审判决书):

2019年正月初四,我原来上班的馅饼店开业。老板杨统朋让我回来上班,我说不想干了。

2月20日下午两点多,杨统朋问我来高唐吧,我说来。他又问我几点到,我说下午5点半到6点之间。

从济南回高唐的时候,我和王某奎聊天,问他几点从济南发车回高唐,他说下午3点40发车。开始的时候,我对象还打算和我一块来高唐,后来因为小区收废品活忙,我也怕他来了和老板打架,就没有让他来高唐。

我自己坐王某奎的车来高唐。在卫校街北头下的车后,我走到高唐的××小区住处,到小区是下午6点。

6点七八分,王某奎到了我住处。进了卧室后,他坐在床上,一边说话一边脱自己的衣服,想和我发生关系。

我还没脱衣服,就听到单元楼防盗门响。然后我出卧室门,看到是杨统朋,就回卧室把门插上了。杨统朋就敲门,我说是我对象在屋里。他不信,我就出来与杨说话。这个过程中,王某奎就把衣服穿上了。

杨统朋推开卧室门一看不是我对象,用手指着王某奎说“你X,你哪的?”我说“我们是朋友,没有外人。”杨统朋说“你们两个多长时间了,你来过几次了,你到这里来偷情,房子是给你租的吗,你今天不说个过去过来,不行。”王某奎说这是第一次,接着打算往外走。

他从床上站起来走了一两步,杨统朋就朝他脸上扇了两巴掌、踹了两脚,然后说“你给我坐那里,给我说个过去过来。”然后王某奎就坐到床上了。我就给杨统朋说好的,哭求他放王某奎走。

杨统朋站在门口不让开,不让王某奎走。王某奎又站起来说“我给你跪下行吧”,但是他并没有下跪。杨统朋把门插上了,还是堵着门口不让开。

我求他说“让他走吧,别出大事。”杨统朋说“我不怕出事”。然后王某奎就想冲出去,他把插销拔开了,杨统朋又插上。这时候杨统朋左手抓住王某奎头发,右手往他脸上扇了三四巴掌。

我哭着求他,杨统朋不听,并说“你两个也抵不过我一个,弄死你,你给我坐那里。”王某奎就坐到床上了,鼻子、嘴都出血了,他就用床上枕头边的卫生纸擦血。我就哭着抱着杨统朋求他,让他放王某奎走。

后来杨统朋从衣服里掏出手机来,我看见他手机上显示于念两个字。不一会儿,王安东(另一位员工)推我卧室的门。刚把门推开了,还没进屋,王某奎也看到王安东了,他心里害怕,就从窗户跳下去了。

2.当事人杨统朋(一审判决书):

2018年年底,陈某莉说不想在我这里干了,腊月二十六离开走的。大年二十九或是三十,我媳妇于念通过微信,把她应得的工资4000元发给了她。

过了春节后初三,我和媳妇就给陈某莉联系,问她还来上班吧,陈某莉说来不了。

到了正月十五,我媳妇与陈某莉联系,意思是不在店里干了,作个了结。陈某莉说正月十六(2019年2月20日)下午到高唐。

当天下午,我与陈某莉联系,她说和老公一块来高唐,到高唐的时候大约五六点钟。我给陈某莉说“你来高唐后,直接到店里,不要去宿舍了,我把宿舍的锁换了。”中午我联系换锁的来,后来因换锁的没时间,没有换成。

到了下午6点多,我拿着宿舍钥匙去了员工租住的地方。到了后用钥匙打开了防盗门,见陈某莉所住的卧室灯亮着,我就喊了两句“陈某莉”,一边喊一边走,陈某莉说“等一会儿,等一儿。”

到门口了,我敲门,陈某莉还说等一会儿,没穿外套就出来了。陈某莉说“你别进去了,我对象来了”,这时候她卧室门开着一点,我随手一推门,见王某奎正在床上往身上穿裤子。

我见过陈某莉对象,他不是陈某莉对象。我进了卧室,站在门口问王某奎“你是干嘛的,你在我这里干嘛哩?”王某奎说没干嘛,我说“你是偷东西的还是偷情的?”他没说话。

我就随手把屋门插上了,并背靠在了门上,不让陈某莉和王某奎走,并说“等你于姐来了,你们说清楚再走。”陈某莉用两手抱着我胳膊,说“杨哥,你把他放了吧,放了吧。”

这时候王某奎想走。一靠近我,我先踹了一脚,踹王某奎大腿上了。他再靠近的时候,我就用手扇脸上了扇了有两下子。王某奎又靠近我,我就用脚踹他用手扇他来来回回的有三四回,我还用手抓的头发

其间,王某奎说给我下跪,让我把他放了。我说“你于姐(我媳妇)来了后,你等着就行,你别跑了。”后来我就拿手机给于念发微信语音,说“老陈在这里偷情哩。”我媳妇说“你给她拍个照就行”,因为他当时都穿好衣服了,我也没有拍照。

我给媳妇通完话,王某奎就走到了窗台间。我一直在门口挡着,不让他离开,想让媳妇来了后,让他们把事情说清再走。这样僵持了有十多分钟。

后来,我听到防盗门响,以为我媳妇来了,先把卧室门插销开开了。我开开门往外探头发现是王安东。我开门的同时,看到王某奎的影子从窗户里跳出去了,我就接着给王安东说,“快点,快点,跳楼了。”

3.老板娘于念(采访讲述):

两年前,我和丈夫杨统朋在山东高唐县开了一家加盟快餐店,做馅饼的。去济南学习培训的时候,陈某莉在济南总部教我们包馅饼,她做馅饼技术很好,我们很聊得来,我叫她陈师傅。

之后,她跟我微信聊,说以后有机会想上我这里学习。我就说行,双手欢迎。她管我叫于姐,但是她比我大。

当时只知道她娘家是陕西的,她后来说有个儿子,老公好像是济南边上一个什么县城的,完了是收废品的。

我们当时给别人是每月公休两天,她因为回家路途比较遥远,我就说你三天也行。她在济南是挣3500元,我说行,你离家挺远的,我给你4000元。员工宿舍,我们租的是3室2厅2卫的房子,是个套间,有空调,我就跟她说,“你可以晚上不用出来,把门一锁,完事屋里有厕所,可以在卫生间洗澡。空调夏天也不热。”

陈某莉一开始工作还行,见活儿做活儿,包馅饼也比较麻利。但后期,有时会跟人发生口角。

2018年年底,快放假的时候,我们店里有个厨师差点把她打了。后来我看那个监控,厨师好像上她那拿刀切菜,她就非不让人家用她的刀。因为面点这边有刀,厨师那边也有刀,活儿忙的时候不一定就把刀扔哪了。

员工就说陈某莉和这个厨师闹矛盾了,干仗了,那天厨师非要打他。这事儿之后我就跟对象说让她回家歇着去吧。我说如果真要在这里继续下去,到时候动起手来出事了怎么办,不还得我们负责嘛,但没有说让她辞职。

腊月二十六中午陈某莉就匆匆地走了。我在忙着,所以钥匙她就带走了。过完年我们初四开业,初三我们就在群里说明天开业大家必须到场,她没有回话。完事我老公守着我给她发微信,我问陈师傅你还来不来。

我要换锁这个事强调了不止一次,还说“你以后来了到店里来,想拿东西你要经过我知道,然后再还钥匙给我”,但她没回话。

2月20号我老公去员工宿舍换锁。我那天临时得知,修锁的上济南,来不了。后来事一多一忙,我就记不太清了。

后来我对象给我打电话说,他去了宿舍,一开门看到陈某莉屋亮着灯,他说陈带一个男的来了,说让我过来。

后面我让我老公再回话,他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回。他那个手机原本就有毛病经常自己关机。他做胸膜炎手术还在恢复期,这一接不通我以为他被人打趴下了。

我让员工王安东下来,我说你赶紧去宿舍看看你舅咋的了。他是我家的远房亲戚,是我们开店后他来应聘的。我当时忙着收银,排队的人很多。

我都没到现场,就到楼门口。当时想报警来的,然后陈某莉苦苦哀求,说你别报警,说本来俺家就怀疑我在外面有人,而且儿子今年面临考研,这个事知道了家里人怎么办,影响儿子。

我和丈夫当时都没认为这个事能这么严重,一个小二楼掉下来,顶多摔个腿折胳膊折。陈某莉这么一哀求,我对象一想说如果不严重就算了,要不两个家庭都得破散。就这么想,先没报警,打了120。

后来医院把王某奎接走,陈某莉回了宿舍。我不到9点下班交完帐,又到邻居面馆吃了碗面,上楼大概是9点多。接着王安东给我打电话,说有人问他刚才谁打的120,他还说有派出所也打电话来。

我说你来吧,来了咱一块去,我也不知道派出所在哪。于是我们4个一块去的派出所。陈某莉想走来着,我说你不能走,你要走了这事就说不清了。

我回来是3月1号晚上,陈某莉应该出来的早,不知道上哪了,就再也联系不上她。

我们来到高唐这一年,发生的事太多了。做生意从一开始赔钱到能赢点利,很不容易,我对这个店的付出比养儿子付出的心血还要多,因为这事我们家算是散架了。

开庭的时候,在法庭外面,我看到对象头发白了,颧骨都鼓起,眼窝都陷进去了。现在我公公婆婆还有父母都七八十岁了,17岁的儿子抑郁,然后不停地有要帐的上门。有几次我都想一走了之,真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4.在场员工王安东(采访讲述):

我之前是杨统朋馅饼店里的员工,杨统朋、陈某莉我都认识。去年2月20号,晚上6点左右,我正在店里忙着,当时餐厅里人很多,老板娘突然让我去宿舍看看,没说具体情况。

宿舍离得不远,但她让我骑电动车去,说快去快去,我就骑着电动车去了。我直接上楼开了客厅门,听见卧室里有吵架声音。很混乱,听不清是谁,我就奔着有声音的卧室过去了。

过去之后我把门推开30多度的角,看见杨统朋和陈某莉在门的附近面对面推搡着。没几秒钟,听到杨统朋说了一句跳下去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跳下去了,要么摔伤了,要么逃跑了。

那个人我也没见,是谁我也不知道,第一反应就是往楼下跑,去追那个人,想先找到。那天天黑得快,我跑到楼下,没有听见那人逃跑的脚步声,就打开手电筒在附近找,找来找去,在他跳楼的窗户下面找到了,他趴在地上。

我快速走过去,动这个人,他没有反应,我就把他翻过来,他嘴上鼻子上有血。不一会儿杨统朋下来了,我们两个就问他,你没事吧,你能起来走吗?杨统朋还说你是来偷情的还是来偷东西的?那个男的当时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有喊疼,意识没有那么清晰。

他那时候身上应该没别的伤口,因为我半蹲着,让这个男的倚我腿上,如果说他身上有血,应该会沾到我身上,但是第二天我身上也没发现什么血迹。

他一直喊疼,我和杨统朋就商量,打120吧,救人要紧。就这样我打的120,不到半个小时,救护车就来了。医务人员用他的手机给他家里人打电话,后来就把这个人拉走了。

拉走了之后,杨统朋让我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我去了之后在医院门诊大厅看见他在担架车上躺着,后来有一男一女来了,可能是他家人。大概7点的时候杨统朋也来了,我们只是远远的站着,查看情况。

那男的一直喊疼,难受的样子,他的家人就给他拍片子啊,到后来安排住院,我和杨统朋才走。大约晚上10点人家那边就报警了,110就让我们去所里,杨统朋、陈某莉都去了。

后来陈某莉是第一个走的,我交了一万保证金也走了。陈某莉个性比较强,有的员工挺尊重她,有的员工也和她吵过架,闹过矛盾,每个人性格不一样嘛。

她工作上挺认真,在我们这儿是面点上的主管,我一些手艺还是她教给我的。出了这个事之后,我就把她的联系方式都删了,没什么联系了。

162526
本文标题:男子偷情被撞见后跳楼,阻拦者施暴获刑10年半,涉事女子称曾哭求放过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tuijian/show-465273.html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