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嫌疑人二审阶段被通告征集涉黑线索,起诉公安并索赔1元,家属:只为争口气

正在阅读: 首页 » 推荐 » 新闻 » 正文 发布日期:04-28

嫌疑人二审阶段被通告征集涉黑线索,起诉公安并索赔1元,家属:只为争口气

日前,内蒙包头警方通过微信公众平台于法院二审前发布公告称,向社会征集嫌疑人霍根党等人的涉黑线索。

一审阶段当地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霍根党有期徒刑3年6个月,但并未认定其涉黑。

一气之下,他决定起诉包头市公安局,要求对方道歉、恢复其名誉,并索赔1元。

4月28日,霍根党的代理律师范辰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这个做法让人匪夷所思,法律规定在审查起诉和一审阶段有两次补侦的机会,但是没有规定说在二审阶段还能够补充证据,这个是绝对没有的。”

同日,记者联系包头市公安局,未获回应。

嫌疑人二审阶段被通告征集涉黑线索,起诉公安并索赔1元,家属:只为争口气包头市天城元典当有限公司。图/受访者提供

【1】一审:未提及涉黑这一点

嫌疑人二审阶段被通告征集涉黑线索,起诉公安并索赔1元,家属:只为争口气

被告人霍根党在遭到逮捕之前曾是包头市天城元典当有限公司的股东,主要负责后勤工作,协助公司领导管钱。天诚元典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经营动产质押典当、房地产抵押典当和鉴定评估及咨询服务等典当业务。

2018年初,天诚元彻底停止了其放贷的业务。同年9月5日,霍根党被包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取保候审。2019年12月,霍根党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他不服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

2020年4月3日,一审判决结束之后,包头市警方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通告,“2004年以来,张金龙(在逃)伙同韩永强(在逃)、霍根党、郑四海等人开始从事非法放贷活动。该涉黑恶犯罪组织在从事非法放贷及其他投资过程中,为强行索要债务或其他损失,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虚假诉讼等违法犯罪活动。”

范辰律师表示,“一审的时候,是判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当时没有提到过涉黑这一点。结果在二审的时候又征集他涉黑的线索,这种我是闻所未闻的。”

【2】家人:一家人都抬不起头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黑社会,一家人都抬不起头。”

霍根党的哥哥霍根全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说,“一审已经判决完了,结果这个月月初的时候,警方出又了个公告说霍根党非法吸收公众资金、涉黑、涉恶。当时我看到这个以后,作为家属,我们有点不舒服,想不明白这回事。”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说看看有没有能帮我们说话的,所以就找了个律师。他当时看了这事之后说可以帮助我们,听到他这么说,我觉得就是有了一种希望吧。”

霍根全称,弟弟是下岗工人,后来进入到了天诚元公司,现在家庭条件还算不错,有个女儿在外留学,老婆也已经退休了。

他还表示,霍根党身边朋友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好,“他都50多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跟朋友也好,同事也好,从来没有红过脸,我们家庭关系也非常的和睦。”

之所以起诉并且只要求赔偿1元钱,是因为就只想着争一口气。“我们就想着争一口气,目前还是等待公正的判决,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到时候判决下来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

【3】律师:当地警方已无管辖权

针对上述案例,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接受采访时表示,通常公安机关在案件侦查终结后,案件应该达到 “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的前提下,应当将案件整体移送至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进行审查起诉,此时侦查活动已经结束。

“侦查终结,意味着侦查机关对案件的管辖权到此为止,案件下一步归公诉机关管辖。除非有证据证明该嫌疑人存在其他犯罪,可以依据《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另行启动侦查程序。”

结合本案实际,付建认为,该案被告人霍根党已经被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也就不存在涉黑问题。

公安机关在二审法院审理阶段,没有收到法院明确授权的情况下,不应该就同一事项再发布通告,公开征集霍根党的涉黑犯罪线索,因为就同一事项,公安机关对该被告人涉嫌犯罪案件已经没有管辖权,也就不再具有侦查权。

付建表示,“没有侦查权的侦查机关不属于合法的取证主体,其调查、收集的证据显然也就不具有合法性。”

付建认为,法院如果在审理中发现了新的罪名,可以直接判决。警方要发通告征集被告人的涉黑证据,可以重新立案,应当办理立案手续,就不至于办案程序混乱。

潇湘晨报记者 吴迪

235742
本文标题:嫌疑人二审阶段被通告征集涉黑线索,起诉公安并索赔1元,家属:只为争口气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tuijian/show-465314.html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