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正在阅读: 首页 » 娱乐 » 香港 » 正文 发布日期:04-29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他们常年累月奔波在长江黄河的源头地区,为那些遭遇生命危险的人带去生的希望。

他们长年坚守在1.46万平方公里的广阔草原,23年来为来自国内外的求助者带去温暖。

他们时常现身平均海拔4500米的高原深处,为生命呐喊、助威、接力,书写了高原警察为人民的壮丽诗篇。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无人区遇到警察

独自一人穿越无人区,遇上猛兽,跌入冰窟,呼吸困难,身体受伤。陷入绝境的你,第一个想到的会是谁?父亲、母亲,还是兄弟姐妹?

不,是警察。那一刻,很多人毫不犹豫地想到了他们。

于是,一场生命的紧急救援由此展开。

去年9月10日,青海省玉树州曲麻莱县公安局就接到了这样一次报警:一位来自北京的自驾爱好者,穿越黄河源头无人区时遇险。

黄河源头约古宗列附近海拔4700多米,距离曲麻莱县城约改230多公里,路途遥远、相对海拔高是救援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

“准备汽油、氧气罐、方便面、矿泉水、葡萄糖、红景天、馍馍……”一个多小时后,约改派出所四位民警按照县局指示出发了。沿着崎岖陡峭的土路,翻山越岭、跨江过河,5个多小时后,马多结才旦和同事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两眼无光、嘴唇发紫发黑,身子冰冷,男子一动不动地瘫坐在越野车驾驶室的位置等待救援。他全身无力,他想说话,说出关于他的全部故事,可是嗓子已经完全嘶哑,说不出一个字。他想用手比划,表达自己最基本的需求,可瘫软无力,只能用一只手轻轻拍着枯黄的草滩。

“看着我们给他披大衣、插氧气管、喂热水,看着我们所有人围着他一个人转,他想说感谢,可是很无奈,只能流泪。”马多结才旦回忆。当晚,男子被送至曲麻莱县人民医院救治。第二天,男子基本恢复意识。第三天,马多结才旦看着他驾车离开曲麻莱。

那是一次记忆犹新的救援,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马多结才旦说,“很多到曲麻莱旅行的探险者一生向往高原,深爱高原,作为人民警察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边,这就是警察的责任。”

最无助的时候带给他们生的希望

“只有在最无助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奈,那时候活着是唯一的希望。”这是民警多杰救助一位外国男子后的想法。

“能帮帮我吗?我叫悟空。”去年4月,轮到多杰值班时,所里来了一位黄头发、高个子的外国人。

“他要干什么?办出入境手续?办户籍?”多杰的大脑迅速运转,想起了好几项关于外国人居留中国的政策和法规,但他始终没能根据对方的描述,搞清楚男子到底要干什么,于是只好向曲麻莱县公安局相关部门求助。

很快多杰得知,男子的中文名叫悟空,是从加拿大来中国旅行的。悟空计划从中国最南端的海南三亚出发,穿过中国腹地,进入青藏高原,最后经青海进入新疆,到达乌鲁木齐。

然而就在不久前,他的衣物、钱包、电脑等物品不慎遗失。当他到达曲麻莱时已是深夜,因语言不通,交流困难,只能向派出所求助。

多杰跑到附近的水果店买来苹果、香蕉等送给对方,还跑到单位食堂,用高压锅给他煮牛肉吃。那一晚,悟空睡在了约改派出所。

“中国警察非常棒。”临别之际,悟空用英文向多杰和同事们竖起大拇指表示感谢。此后,两人成了微信好友,多杰在翻译软件的帮助下跟悟空聊天,而悟空把他拉入一个更大的旅行探险微信群,让多杰利用自己的高原生活及救援经验,向国内外的网友介绍高原旅行注意事项。

青藏高原曾经是国内外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如今,这里信息发达、交通便利,越来越多的人想身临其境,感受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壮美,想看看可可西里、昆仑山、玉珠峰这些代表青海,代表中国的世界性地理景观。

“我和同事们有幸在旅途和他们相遇,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他们,是我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的职责。”多杰感慨。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最脆弱的时候帮到放心为止

约改派出所会议室的墙上,密密麻麻挂满了100多面锦旗,它们见证、承载了人民警察对群众的承诺。

面对这些锦旗,派出所指导员才仁多杰心里满是感慨。有人问他,警察给一个人提供帮助,帮到什么程度算是圆满?“最脆弱的时候帮到放心为止。”才仁多杰果断回答。

有派出所民警悄悄说,指导员为了这样一句承诺,曾连续三个年头帮扶四名来自西藏昌都的小孩。

那是2016年7月5日,接二连三的哭声喊遍了派出所院子,也喊碎了指导员的心,才仁多杰决定帮他们。

“先照看好再说。”那几天,两个男孩、两个女孩每天睡在调解室,吃在食堂,玩在民警活动室,直到5天后,指导员派出寻访小孩家人的民警在300多公里外的玉树市郭庆村找到了孩子们的小姨。

才仁多杰派人把孩子们送到州上,找到他们的小姨后,交代各类注意事项,留下电话号码及4000元生活费用后离开。

没过多久,四个小孩和他们的小姨出现在了约改。“孩子太调皮,管不住了?”有民警心里暗自发问。只见才仁多杰快速上前,拉起小孩的手,将他们带进了值班室。

“我想让孩子们见见他们的父母亲。”小姨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才仁多杰知道,派出所根据实际情况,已经在案卷中提交了相关提请减刑的材料,而孩子们的父母已被法院从轻判决。

能不能让孩子们见见父母?才仁多杰向曲麻莱县人民法院、司法局及治多县司法局等单位写报告、打电话,经多方申请后,相关单位决定帮帮这四个孩子。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在才仁多杰的努力下,四个小孩顺利见到了父母,其中一个在相关单位的关爱下,见了父母亲8次。2017年,小姨为了让孩子们离父母近一点,直接在约改租了房子居住。为此,才仁多杰多次给他们送去生活费、面粉。

在生命的高原流下拼搏的汗水

“左侧是千丈陡坡,右侧是百丈悬崖,那一刻我感觉我的人生快完了。”这是2018年年底,曲麻莱县公安局收到的一封来自福建大车司机的感谢信。

大车司机刘师傅开车从老家出发,经甘肃兰州、青海西宁、玉树到曲麻莱。当天卸完货已是深夜。那天,曲麻莱下了大雪,不少县乡道路结了厚厚的冰。刘师傅夜间行车经过一段陡坡时,车辆打滑无法前进,就在他想尽办法驶离那段路时,车辆失控,右前轮瞬间抬起离开了路面。

“车外温度极低,如果再下雪,就车毁人亡。”刘师傅在感谢信中写道,当他赶到公安机关求助后,约改派出所民警立马带上铁锹、氧气瓶、汽油、矿泉水、葡萄糖、馍馍往100多公里外的事故现场出发了。

半路上,民警找来汽车修理店师傅,一起同行。那天夜里,民警帮忙补车胎、拧螺丝、放钢丝绳、铲冰铲雪。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车辆尝试打火,恢复正常。“那一刻,我哭了。”刘师傅在信中说。

刘师傅说,在他遇险的关键时刻,民警们没有退缩,群众快速准备救援器械,直接冲向了现场。最让他感动的是民警们动手刨冰、撒土、修补轮胎。“他们怕我出现高反,没让我干活。”刘师傅写道。

在高海拔、高寒缺氧的地方,作为人民警察,出警、救援是不允许有丝毫闪失的发生,因为任何一点点的失误都可能导致被困人员受伤,甚至死亡。所以,每一次出警他们都带着充足的食物、饮用水、救援器械出发的。

约改派出所所长桑周代来说,在高海拔地区,人在缺氧、缺物、遇到寒冷天气时,能第一时间拨打110,那是对人民警察的信任。这个时刻,警察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冲向报警人所在地,因为,一瓶矿泉水、一件大衣、一间有氧气的房间或许真的能救他们。

002647
本文标题:这群高原民警来回近500公里,救助一位只想求生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99xxg.com/yule/show-181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