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澳洲蓝领工人的待遇看人人平等

正在阅读: 首页 » 娱乐 » 国外 » 正文 发布日期:04-16

摘录自一个中国移民的心路历程。

从澳洲蓝领工人的待遇看人人平等
从澳洲蓝领工人的待遇看人人平等

因为接触的更多的是华人圈子,从国内带来的对职业和身份的有色眼镜还是在华人圈子比较普遍,但并不代表整个澳洲也这样,也许并不是所有本地人都象下面写的那样,但不得不承认,根据职业地位给人加标签相比国内社会,的确轻得多。至少在表面上能做得平等些。

那些移民来澳洲的人说起原因,总免不了加一句"喜欢这里平等的社会环境",我想他们主要的指的是各职业不分贵贱吧。虽然不同职业收入有别,但人与人之间,是非常平等的。

在这里,你不需要对上级领导毕恭毕敬,领导只是一个分工不同职位不同的人而已,和别的员工没啥区别。我有时拿手机玩,偶尔看到他们老板发的短信,问些工作上的事或者叫他做什么,永远都少不了"请"字,而且都是商量的语气。人也就怪,越是商量性的,你越是踏心踏地的自觉,越是命令的,越从心眼里抗拒。我感觉,这里的打工仔光从精神上就特别放松。

在这里,没啥理由去瞧不起体力工人(Labour),也就是所谓的蓝领。一来人家收入不见得比你少,二来人家素质不见得比你低,三来人家活得不见得不快乐。在澳洲,熟练的建筑工人、水管工、修车工之类看起来又累又粗又脏的活儿,收入可不低,时薪远比办公室职员高。这些职业都有严格的上岗资格证和安全保护制度,不是谁想干就干得了,有的工种,从学习到实习出徒耗费的时间比上个大学都长。

来说说我亲眼所见。经常见有修路的地方,在旁边举牌子指示交通之类的就好几个,比真正干活的还多。每次我都特羡慕举牌子的,这活儿多好哇,时薪也不会低。而且听说光举个牌子协助临时交通这活儿也得有资格证才行。而修路那些,是一边聊天一边慢悠悠的干着,比国内工人的劳动强度真是…

体力工也不一定就是出大力的,这里干啥都特依赖机器。有次遇到有砍树公司帮一户人砍院子里的大树,我站着好顿看。和想象完全不一样。砍树人用特殊座椅把自己升到树顶,上电锯,树干是锯成一小截一小截往下扔,然后树枝树叶树干用传送带送入一个轰轰作响的机器里,出来的就全是木屑碎渣了,然后工人拉着一车碎屑和机器工具打道回府,现场干干净净啥也没留下。我心想这也太浪费了吧,木材好歹能做点小家具吧?估计是种不成材的树。

就连给我们小区扫地的都机械化了。一听到门外轰轰作响,就知道又来扫地了。背着个轰轰响的小机器,连着个大吹筒举在手上,朝地上一阵吹,这明明是"吹地"嘛。所以我总会赶紧去关窗。后来也研究明白了,因为路上都是落叶树枝一类,把它们吹到边上的草地自然消化就行了,很少纸屑呀烟头一类的人为垃圾。关键是人家扫地的还常是特帅的小伙儿,干干净净的戴着鸭舌帽穿着挺酷的工作服,从外表上你也没法去瞧不起人家。

总之,这个国家对劳动者的保护非常健全和重视。特别是对体力工作者,不是说为了保护搬运工人的腰背不受伤害,机场单件行李不得超过多少公斤嘛,超过规定重量的,不走运的话,被搬运工人拒绝搬运,这行李就只好随原机返回了。类似的强制性保护规定很多,而且执行严格,如果老板违规让工人多干,工人有权拒绝并告得老板挨罚。

这两天小区物业公司请了专门的公司来给户外的木质部分漆油,不是面子工程,只是正常的物业维护,澳洲太阳烈,门朝外那面的旧漆已经褪色,刷新的也能保护木质寿命长点。我就观察呀,有一老头领头,其他好几个全是青壮年小伙儿,有的那真是相当的帅滴。衣着整洁,并不是想象中的形象。关键是那活儿干得也太轻松了吧。就那么12户人家,每家有两扇木门和屋檐加些边边角角要漆,四五个人干了好几天。为避免曝晒,人家一大早天不亮就上工,正中午就都下工了。还随车带着冷藏箱,干干还得喝着冷饮休息着。竟然还带了个移动厕所来,想想也是哈,总不能进别人家里方便吧。以前还见过工人一边盖房子一边录音机放着音乐听。估计怕影响住户,音乐他们就给免喽。最奇的是,这油漆是一丁点味儿也没有!而且干得特快!我家的门刚刷完不到半小时就干了,如果不是看起来特别新,很难相信刚刚刷过,实在是一点点油漆味都闻不到的!想必这种漆会贵些吧,他们咋就不知道拼命压缩成本榨取利润呢。和老头儿闲聊几句,人家住在某小有名气的好区,那的房价比偶家这贵得多,可见人家经济基础是不差的。从整洁的外表、斯文有礼的谈吐,到挺得直腰板的收入,你就没法去小瞧人家蓝领工!

这可能也正是澳洲孩子没那么重的学习压力的原因之一。就算你不上大学,从技校出来当个电工呀花匠呀啥的,照样能过上经济充裕且不被歧视的生活。而这类工作通常还没那么大的精神压力,内心轻松简单。只要孩子真正喜欢,就能生活得快乐。

当然咱华人的传统观念是根深蒂固滴,澳洲的华人没几个能容忍孩子所谓的"不思上进",排名好的公立小学一眼望去黑头发真多,各类补习班里也特多黑头发。中国家长希望孩子不仅收入丰厚,更重要是有个体面的职业。体面就是地位高受尊敬。其实蓝领工不见得就地位低不受人尊敬,在澳洲,大学教授嫁个搞园艺的花匠并不稀奇。我们参加的宝宝活动组,其中一个义工是上过大学的本地人,她老公就是搞花园的,就是帮有院子的家设计打理种植花草的。她跟我介绍时感觉不到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042219